营收负增长、半年领3次罚单,昆山农商行IPO何时圆梦?
江苏

营收负增长、半年领3次罚单,昆山农商行IPO何时圆梦?

深耕于中国经济最具活力的地区,许多中小行成为服务区域经济的重要金融力量,江苏省上市的中小银行数在全国领先。

早在2018年11月,江苏昆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昆山农商行”)已进入IPO预备役,但排队三年半至今仍无果。

在最新披露的2021年年报中,昆山农商行营业收入出现负增长;近半年内该行屡次遭监管处罚,亦显现出其内控流程亟需完善。在过去几年中,昆山农商行还曾陷入股份频繁转让,股东行贿、偷税漏税等风波,为其IPO之路蒙上一层阴影。

营收负增长、半年领3次罚单,昆山农商行IPO何时圆梦?

利息净收入收窄3.91%

半年内收三张罚单

连续17年位列中国百强县之首的昆山,民营经济活跃,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受益于此,昆山农商行资产规模已突破千亿元。

年报显示,截止2021年底,昆山农商行资产总额为1348.49亿元,同比增长11.09%;全年实现营业收入38.55亿元,同比下降0.91%;实现归母净利润13.42亿元,同比增长10.15%。

细究营收负增长主因,利息净收入在营收构成中占比七成有余,较2020年同比下降3.19%,由利息支出的增速(24.96%)远超利息收入增速(7.99%)所致。

由此可见,与经济的快速发展相匹配,昆山市的金融体系日益完善,区域内银行业竞争也较为激烈。

此外,8.42亿元的投资收益占非利息总收入的74%,成为营收的重要来源之一。

营收负增长、半年领3次罚单,昆山农商行IPO何时圆梦?

实际上,投资业务对银行市场风险把握能力要求高,而昆山农商行金融投资能力似乎仍有待修炼。3月底,昆山农商行因“投资业务管理不到位”被苏州银保监分局罚款45万元,两名员工均被罚款6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昆山农商行半年内收到的第三张罚单。

2021年12月22日,昆山农商行广陵支行因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违规增加企业融资成本,被扬州银保监分局罚款人民币50万元。2021年12月30日,昆山农商行铜山支行因信贷资金被挪作他用,被徐州银保监分局罚款人民币35万元。

昆山农商行屡次被罚,显示出银行内控流程亟需完善。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在最新一期的信用评级报告中指出,昆山农商行部分异地支行因所在地主导产业下行和总行管理半径过长等因素,贷款风险集中暴露,贷款行业集中度较高。

官网显示,昆山农商行成立于2004年12月29日,注册资本16.17亿元。截至2021年年底,昆山农商行拥有分支机构75家,其中昆山本地66家,已成为昆山地区营业网点最多、服务覆盖面最广的银行。

随着银行业务规模扩张和跨区域经营,昆山农商行精细化管理水平仍有待增强。

股权分散待解

IPO之路漫漫

2016年,银行IPO再次“开闸”,现全国已有27家银行成功上市,而江苏地区银行的上市成功率领先其他省份。

在中小银行上市大潮中,昆山农商行也跃跃欲试,但其IPO之路可谓漫漫。目前,昆山农商行仍在A股排队候场,处于预披露更新状态。

2018年11月,昆山农商行宣布拟IPO,登陆上交所。但在2019年2月因2017年增资扩股时的评估机构江苏中企华中天的母公司北京中企华被证监会调查等原因,而被中止审查,后于2019年4月得以恢复审查。

2019年5月31日,证监会网站披露《江苏昆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涉及银行股份频繁转让、净利差及净息差逐年下降、吸收存款率逐年下降、现金流净额由正转负等48项内容。

一直以来,股权结构是监管层关注的重点领域之一。昆山农商行从昆山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改制而来,存在股东人数众多、股权较为分散问题。

2021年年报显示,昆山农商行股东总户数为1032户,不存在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由此看来,该行股权分散的问题至今仍未解。

《证券法》规定,发行前企业股东人数不能超过200人。业内人士分析指出,IPO实务中,通常认为无实际控制人的上市公司,容易产生控制权争夺和内部治理结构混乱的风险。

高度分散的股权结构或是昆山农商行股权频繁转让的原因之一,自公司设立至2018年末,昆山农商行共发生374笔股权变动。

资产质量方面,根据最新年报数据,昆山农商行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等相关指标较2020年全线下降,未来或面临持续的资本补充压力。

营收负增长、半年领3次罚单,昆山农商行IPO何时圆梦?

中小银行上市之路并不容易,A股市场中,不乏银行排队多年仍上市未果的情况。业内人士分析称,银行上市难易与自身资质、宏观环境都有关,预计股权结构清晰、内部治理完善、经营相对稳健的中小银行上市较为顺利。

多股东曾被罚

银行未作披露现疑云

上市冲锋号吹响之际,银行的细微动作都将引起市场关注。经营质量尚可的昆山农商行,却因股东方背景饱受诟病。

2021年年报显示,昆山农商行前十大股东分别为震雄铜业、天合建设、昆山创业、昆山金侨、中大建设、庄新房产、振华集团、盛泰港务、江苏省信用再担保集团和晟泰集团。

此前,昆山农商行曾因未披露股东受罚信息被实名举报至苏州银保监分局,而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据媒体公开报道,2020年9月,举报人提供的举报书内容主要包括“昆山农商行未披露主要股东偷税漏税亿元、巨额行贿领导干部被刑罚、处分等重大违法违纪信息”等,而该行并未对此披露。

此外,2018年,即昆山农商行冲击IPO的当年,该行主要股东天合建设收到了来自苏州市税务局稽查局的3张罚单,合计罚没129.45万元;另一股东昆山金侨也在同一年被苏州市昆山地方税务局稽查局处以罚款428.92万元。

对于IPO排队等待上市的银行,股东资质和重大违法事项信息应当应披尽披。而在银行官网中,昆山农商行表示将坚持“服务三农、服务小微、服务民生”的市场定位,致力于打造“客户称心、员工安心、股东开心、监管放心”的精致小型商业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