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盛科通信IPO过会 实控人存疑
江苏

苏州盛科通信IPO过会 实控人存疑

6月21日,上交所披露,盛科通信IPO过会。据悉,此次IPO拟募资10亿元,用于新一代网络交换芯片研发与量产项目、路由交换融合网络芯片研发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市场份额构成方面,尽管其市场占比位居境内注册企业第一名,但明显低于相关外企所占份额。且从招股书来看,盛科通信的股东阵容“豪华”,但却没有实际控制人。

主攻以太网商用市场

招股书显示,盛科通信成立于2005年,主营业务为以太网交换芯片及配套产品的研发、设计和销售。目前以太网交换芯片市场目前主要是分为自用和商用,华为等企业主要是以自研芯片为主,而盛科通信则主攻商用市场。

总体而言,以太网商用领域集中度高,且外企影响力较大。根据灼识咨询数据, 2020 年中国商用以太网交换芯片市场以销售额口径统计,市场份额排名前三的供应商合计占据了 97.8%的市场份额。其中,博通、美满和瑞昱三家外企分别以 61.7%、20.0%和 16.1% 的市占率排名前三位,盛科通信以1.60%的占比位列第四。

从具体相关业务收入来看,2019年至2021年,以太网交换芯片为盛科通信带来的收入分别为0.56亿元、1.27亿元和2.46亿元,同期占比分别为29.18%、48.27%和53.59%。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外企美满除去盛科通信竞争对手这一身份,自2020年起还成为了盛科通信的的第一大供应商。招股书显示,2020年至2021年,盛科通信对美满的采购额分别为0.85亿元和1.05亿元,占当期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5.75%、33.27%。

今年一季度营收大增

招股书显示,盛科通信2019年、2020年、2021年营收分别为1.92亿元、2.64亿元、4.59亿元;净利分别为622万元、-958.3万元、-345.65万元;扣非后净利分别为-3485.97万元、-4073万元、-4233.84万元。对于亏损,盛科通信表示,报告期内公司持续在产品技术研发方面加大投入,由于产品研发周期较长,公司在前期市场培育过程中营业收入规模较低,形成了一定金额的亏损。

进入2022年,盛科通信营收突然大增。今年一季度公司营收为1.4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5664.56万元增长151.88%;净利为1570万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为2733万元。对此盛科通信称,2022年第一季度营收增长,主要系随着以太网交换芯片及设备的下游市场需求保持高速增长,公司以太网交换芯片及以太网交换芯片模组产品销售收入同比大幅增加所致。

图片

值得关注的是,报告期内,盛科通信流动负债主要为短期借款、应付账款、预收款项、应付职工薪酬和其他应付款。其中,2019年末、2020年末和2021年末,公司短期借款余额分别为0万元、0万元和4.845亿元,占流动负债的比例分别为0%、0%和64.10%,2021年公司短期负债激增。

股东阵容“豪华” 实控人存疑

IPO前,中国振华及其一致行动人中国电子合计持有公司32.66%的股份;苏州君脉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 23.16%的股份;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大基金”)持有公司 22.32%的股份。如此多的国资出现在股东名单上,其资本构成足见豪华。

然而,盛科通信在IPO的申报材料中表示“发行人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根据公司的决策机制,任一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如有)或最终权益持有人均不足以对发行人的股东大会、董事会决策产生决定性影响力。因此,公司不存在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需要注意的是,根据《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二)》第5条明确规定:“发行人股权较为分散但存在单一股东控制比例达到 30%的情形的,若无相反的证据,原则上应将该股东认定为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按照上述规定,持股32.66%的股份的中国振华及其一致行动人中国电子则为中国振华为盛科通信实际控制人。

图片

不过,盛科通信对此否认,坚称公司无实际控制人。显然,这种表态会使证监会格外关注。在过去六个月上交所向其发放的两轮前期问询函中,均要求其就实际控制人问题进行答复。

有分析人士认为,盛科通信坚称第一大股东中国振华非其实际控制人,其背后或与可能涉及到与中国振华其他子公司之间的同业竞争有关。其实控人合理性问题,有待监管层的进一步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