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发及人员管理现漏洞 深交所向南京波长光电发送第二轮问询函
江苏

研发及人员管理现漏洞 深交所向南京波长光电发送第二轮问询函

从新三板摘牌不到一年,近日,南京波长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更新了招股书,将目光投向创业板。

按照IPO计划,波长光电拟通过此次上市募集资金3.19亿元,用于激光光学产品生产项目、红外热成像光学产品生产项目、波长光学研究院建设项目。尽管该公司业绩、毛利率等方面稳中有进,但在研发及人员管理等方面尚有不足,目前深交所已向其发送了第二轮问询函。

毛利率稳定 主要产品单价下滑

波长光电是国内精密光学元件、组件的主要供应商,长期专注于服务工业激光加工和红外热成像领域,提供各类光学设备、光学设计以及光学检测的整体解决方案。

近年来,波长光电的业绩稳步提升,2018年至2020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32亿元、2.25亿元、2.6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19亿元、0.20亿元、0.45亿元。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为3.09亿元,同比增长16.1%;归母净利润为0.54亿元,同比增长23.56%。截至2021年报告期末,波长光电总资产为4.06亿元。

图片

毛利率方面,报告期内,波长光电主营业务毛利率较为稳定,分别为35.3%、36.9%、37.9%,高于大多同行,在业内处于较高水平。对此,波长光电表示,这主要是由于在5G技术迅速发展的大环境下,激光市场和红外市场发展稳定,主营业务毛利率稳中有增。

不过,报告期内,公司主要产品的售价出现了变化,在激光光学领域,2021年度销售收入达到1.29亿元的组件产品,平均单价大幅下滑31.7%。

另外,报告期内,主要原材料的单价波动幅度较小。波长光电采购的主要材料为锗、硒化锌及光学玻璃。2021年度,锗的采购均价有所上升,总体上单价变动与上游原材料市场的波动方向一致;硒化锌及光学玻璃的采购均价则有所下降。

家族色彩浓重,津贴高于年薪

从招股书披露的内容来看,波长光电高层多有亲缘关系,家族色彩浓厚。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黄胜弟、朱敏夫妇,二人分别担任公司董事长、董事。其中,朱敏直接持有公司4371.3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0.37%,为最大股东。另外,朱敏通过持有威能投资1.00%的份额并担任其执行事务合伙人,间接控制公司3.93%的表决权。黄胜弟、朱敏夫妇直接及间接控制公司的表决权合计达到54.30%。

图片

企查查显示,波长光电的法人为吴玉堂,系黄胜弟姐夫。吴玉堂直接持有公司24.97%股份,并持有公司员工持股平台威能投资34.75%的份额,其妻子黄玉梅(黄胜弟姐姐)直接持有公司0.08%股份。

吴玉堂的胞兄吴玉亮则作为技术指导,享受波长光电高额津贴。2018年、2019年波长光电向吴玉亮分别支付52.56万元、80.56万元的津贴,津贴数额高于董事长黄胜弟、总经理吴玉堂两位高管的年薪。

研发支出及市占率均低于同行

公开资料显示,波长光电拥有一批浙江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和南京理工大学等光学领域优秀科研院所为背景的创新研发团队。通过自主研发,波长光电掌握了“光学薄膜的设计与制备”“高功率激光镜头制造技术”“红外分级变焦和连续变焦光学系统的设计技术”等多项核心技术,形成了深厚的技术储备。

不过,在研发支出方面,波长光电似乎有些“精打细算”。报告期内,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0.13亿元、0.14亿元及0.17亿元,呈现稳步上升态势。同时,公司研发费用率分别为5.93%、5.43%及5.45%。

图片

然而,在横向比较中,波长光电的研发费用率明显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2021年,同行业上市公司福晶科技、福光股份和宇瞳光学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8.88%、7.78%和6.48%。事实上,波长光电在问询函回复中也对“研发费用率低”这项竞争劣势进行了提示。

还需注意的是,波长光电的市场占有率为0.89%,而上述三家可比上市公司市场占有率分别为4.90%、1.96%、1.82%,相比之下,波长光电还存在一定差距。

另外,福光股份之于波长光电,既是行业竞争者,又是经常性客户。一方面,二者的竞争关系主要集中在应用于民用安防镜头、红外镜头、多光谱镜头等领域的红外热成像系列产品。另一方面,根据波长光电在首轮审核问询函答复中披露的信息,2019年-2021年,波长光电向福光股份销售额分别为470.76万元、407.69万元、79.48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