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联合水务IPO过会:营收可观却被罚多次
江苏

江苏联合水务IPO过会:营收可观却被罚多次

图片

7月7日,江苏联合水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发IPO上会,拟登陆沪市主板。据了解,本次IPO,公司拟募集资金4.90亿元,用于荆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业污水处理厂二期提标升级改造工程、第二水厂清水输水配套管网工程、补充流动资金。

总体来看,联合水务经营状况良好,但部分指标仍有待提升。另外,公司的股东情况及处罚过往受到外界关注。尽管,联合水务均做出相关回应,但仍吸引力不少投资者的目光。

三年营收超25亿元

财务报告显示,2019-2021年,该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8551.74万元、79744.24万元和104065.53万元。2019年、2020年和2021年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24.94%、16.33%和30.50%,三年累计营业收入超过25亿元,公司业务发展呈现良好的增长态势。

从具体业务来看,报告期内,公司来自供水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313.18万元、32202.58万元、29790.54万元和16777.29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50.25%、47.33%、37.52%和40.46%;污水处理业务收入分别为13606.86万元、15166.6万元、23821万元和12967.74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25.03%、22.29%、30%和31.27%,二者合计占主营业务比例为75.28%、69.62%、67.52%和71.73%。

净利方面,据招股书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1-6月净利润分别为12,367.54万元、13,973.12万元、12,235.52万元、4,489.24万元。

图片

另外,在毛利率方面,报告期内,联合水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6.50%、43.39%、39.00%和34.67%,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6.20%、42.99%、38.80%和34.23%。

联合水务总体经营状况良好,营业收入增长相对稳健,但净利润增速不及营收增速,2020年归母净利润甚至出现下滑。且公司毛利率逐年下降,不及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系外资控股

股权结构方面,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俞伟景、晋琰夫妇以及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俞世晋(俞晋夫妇之子)均为澳大利亚国籍,合计控制公司29327.75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77%。

不过,联合水务原本国资控股企业。其前身是成立于2004年的宿迁银控,公司共两大股东,其中上海宁夏出资95%,银川控股出资5%,二者均为国有企业。三年后,2007年2月,两大股东将持有的宿迁银控100%股权,合计以2400万元转让给联合水务开曼,宿迁银控由此变更为外商独资企业。

图片

此外,公司存在两家外资股东,分别为联合水务亚洲和UW Holdings。其中,联合水务亚洲持有公司28268.0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4.21%;UW Holdings持有公司6584.5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29%。

尽管已受外资控股,目前公司主要业务布局依旧在国内。根据招股书,公司项目分布于国内9个省15个城市,拥有24个运营公司,以及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市1个供水公司。

子公司多次因违规经营被罚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联合水务子公司多次被罚,涉及双庄污水、咸宁思源、贺兰联合水务、咸宁联合水务等子公司。其中,2017年12月21日,联合水务子公司咸宁思源工作人员外出维修破损水管时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造成1人死亡、1人轻伤、直接经济损失102.52万元。2018年2月15日,咸宁市咸安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出具(咸安)安监罚[2017]执法-8号、9号、10号、11号等4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咸宁思源罚款30万元,对3名相关责任人合计罚款3.42万元。

另外,双庄污水和贺兰联合水务则因违规排放水污染物、超标排放废水,分别被罚款50万元、10万元。

图片

2018 年 3 月,因污泥脱水机的进泥管和冲洗管处于结冰状态,导致污泥浓缩池内的污泥堆积、污水液位高涨,双庄污水通过开挖坑塘临时储存污水。该行为被认定为构成以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双庄污水受到宿迁市环境保护局处罚。截至 2019 年 4 月,双庄污水已出售城北污水处理厂资产,相应特许经营权已经终止。

2018 年 4 月,因污泥未及时外运,导致废水总排口悬浮物、总磷超标排放,贺兰联合水务受到贺兰县环境保护局处罚。当前,贺兰联合水务所有污染处理设施运行正常。

不过,对于这些处罚,联合水务认为,上述处罚均不属于重大违法行为,不会对本次发行构成实质性障碍。

总体来看,联合水务的主营业务市场前景良好,有较大发展空间,但行业竞争较大,公司内部经营暗藏隐患,未来仍需在日常经营管理层面加强监督和控制力度,以增强市场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