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势上扬!无锡科研创新赋能制造业升级加速
江苏

逆势上扬!无锡科研创新赋能制造业升级加速

7月15日凌晨1时,无锡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的疫情防控第148号通告显示,全市已完成第十六轮区域全员核酸检测,共采样539.94万人,检测结果均为阴性,集中隔离管控人员核酸检测均为阴性,实现社会面和隔离点“双清零”。

逆势上扬!无锡科研创新赋能制造业升级加速

时间进入到7月的第二周,江苏多个城市发出高温预警,但在苏南经济重镇无锡,面对高温和疫情的双重夹击,城市经济基本面始终保持了平稳有序的成长。

6月28日,无锡遭遇近几年来挑战最大的一次疫情。与前几次不同,居民生活出行亦未有较大的影响,交通物流维持了正常运转。

这与6月28日新出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九版)》(简称:《第九版》)关系紧密。因为在地方政府的贯彻上,《第九版》对疫情防控的措施要求更加精准,更强调了维持经济平稳与防疫的“双统筹”。故此,作为一项新的防控措施,无锡本次疫情中得以建立了各种专班制度。

“之前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防疫上,《第九版》则让我们分出了力量,确保经济社会的正常运行。”无锡市滨湖区胡埭镇副镇长印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本次疫情成立的稳经济专班有20多人,解决了企业应对疫情中遇到的数十个难题。

胡埭镇是滨湖区唯一的镇,拥有企业数量超过2600家,其中规上工业企业218家,上市公司及生产基地14家、超亿元企业58家,常住和流动职工超过10万,超出户籍人口3倍以上。

“因为疫情,近几年来,产能保持了平稳,但在科研上却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江苏特丽亮镀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常江洪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利用争取的时间解决了5G通讯模组设计中的“卡脖子”环节,得以在全球接触导电领域继续扮演了领跑者的角色。

随着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江苏工作组成员从无锡的撤离,根据7月14日的《市疫情防控第147号通告》,无锡所辖的锡山区、惠山区、滨湖区、经开区的各类餐饮单位堂食开始进入营业状态,但持续的高温天气,城市防控形势依然复杂严峻。

“淡定”的交通枢纽

“自2020年以来,已进行了多次考试,所以我们遇到突发事件一点都不紧张,一切按《第九版》严格执行。”无锡火车站疫情防控组负责人说。

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现场采访看,位于城市中心区域的火车站,管理者对进出车站的人群,进行了精准的导流,非中低高风险地区来人,在必要的查验基础上,保持了正常进出。需要进行核酸检测等人群,大约15分钟内可完成流程。

当前夏季,本是出行高峰期,因为疫情,火车站进、出的旅客量有了较大的幅度的下降。在候车大厅,等待高铁的乘客,肉眼可数。火车站工作人员对此向记者解释,根据售票情况,铁路局仅对个别车次进行了调整,到站停留的频率几乎没减少。

这是无锡的地铁、公交、机场、高速等交通枢纽点所遇到的普遍情形。其中,就市内交通,在满足防疫的情况下,对线路和运营时间进行了调整,如服务时间的收缩,对中高风险区线路站点的跳跃等。至于出租车、网约车等运营人员,在每天核酸检测的基础上维持了点对点的服务。

不过,无锡的入境压力主要集中在各个高速卡口。事实上,从过去统计看,进入无锡的人,主要交通工具即是小车。

“6月28日疫情之前,全市通过各个运输通道每天进出的车辆在18万—19万/次,疫情后只有4万-5万/次”,无锡市交通运输局运输处处长律秀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入城通道,只要是出发点的整个地区没有中高风险区、没有阳性病例,即可在基本查验的基础上自由流动,且现场采样不需要等结果。

此前,无锡曾在全国首次在高速卡口附近设置了缓冲区,用以处理来自中高风险区的货车,但记者在沪宁高速无锡(东)卡口发现,缓冲区已没有车辆。

律秀原介绍,本次无锡的物流通畅,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江苏省级交通部门研发的“自动抬杆系统”在6月初的应用。

简言之,即在抬杠系统中加入了对来自中高风险地区车辆的自动识别功能,从而代替人进行自动研判风险,采取抬杆或不抬杆措施,并根据全国的疫情地图进行动态调整。

“这一能力只有省级才具备,省级资源在地级市层面的导入非常关键,极大缓解了防疫压力。”律秀原表示,如果不抬杆,则会有专人引流到外围的缓冲区再进行查验。

沪宁高速无锡东收费站是进入无锡城区腹地的最快节点,车辆量大,是江苏省交通部门重点关注的卡口。记者在约1个小时的现场看到,不抬杠的车只有5辆。此外,通过对约20辆大型卡车通行时间平均计算,即使不采用自动扣费的货车通过也少于30秒。

“对大城市来说,如果因为疫情管控断掉物流,则重新启动的代价会很大,贯彻《第九版》,更加维护和确保了城市的基本经济运行。”律秀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制造业升级加速

无锡是制造大市,疫情让诸多制造业企业生产进入到平稳通道,但科技研发得到加强。

无锡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经济专班”的一位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诸多企业在优化产能的同时,通过战略的调整,加大了对科研所需人财物的投入,从而为进入后疫情时代的市场开发进行了“预留和储备”,待科研项目产品化后,会在全市产业链加速迈向中高端进程中发挥关键作用。

“从5月开始,订单猛增,已排到年底,全年产值预计将同比提高50%。”无锡派克新材料公司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方面,根据预案,企业遇到疫情可第一时间进行封闭生产;另一方面,“突增”的订单主要得益于企业近几年来持续推进“智改数转”及大型设备的精准投放。

值得关注的是,从2022年的订单看,派克公司在特材领域的“全球客户”贡献的产值预计接近6亿元。

据南京海关向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5月当月,无锡实现外贸进出口620.5亿,由4月当月的下降6.4%反弹增长至16.8%,分别高于江苏全省平均、苏州和南京3.4、7.0和6.7个百分点。

亦有企业的产能并未被疫情拖累,反而实现了逆势增加,一举更加稳固了行业龙头地位。

华光汽车部件集团总裁卢启就对记者表示,因成功进入世界某知名电动汽车企业的供应链,近几年来,不仅产品附加值得到提升,产能已进行了2次扩大。

与传统汽车业务相比,作为诸多全球知名电动汽车生产企业的核心配套供应商之一,华光在单个电动汽车的配套产品价格从过去的几百元提升到突破千元大关。“在行业内,过去800元就是一个天花板,但电动汽车改变了市场格局。”在华光供职超过30年的公司党委书记沙永明表示,企业也借助这一机遇实现了生产技术的全面更新,更提升了管理能力。

因此,尽管疫情来袭,华光集团仍在上海投巨资征地建设了与某电动汽车整车厂一路之隔的生产基地,并同时在无锡惠山高新区建设第四家工厂,以满足快速增长的电动汽车。

关键是,华光配套电动汽车的新业务,不仅成长快速,其短短几年内获取的利润已不亚于数十年来传统产品的积累,更实现了大量现金流。这一转型升级一举成为了地方应对疫情中经济成长的新亮点,也成功增加了产业链上下游诸多企业的业务,也因此,华光的供应链、供应链未受到疫情的影响,其在本地的投资更是被无锡党政主要领导关注,并要求有关经济板块和职能部门负责人给予“特事特办。”

疫情下,与派克、华光类似的还有从事医卫器材和检测试剂的无锡百泰克公司。这一诞生在其他城市却在无锡做大的企业,先后推出核酸气溶胶污染清除仪(解决假阳性)、PCR荧光定量仪(核酸快速出结果)等爆款产品。

“产品在无锡是极少量的实验使用为主,但却在无锡以外的市场上获得了大量订单。”百泰克总经理周志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由于企业专注于解决核酸检测流程中的痛点,加之地方政府考虑到疫情防控果断创新,让新产品有了实践,也因此实现了“走出去。”

原标题:高温、疫情夹击下的无锡:交通枢纽车多人少,制造业加速转向中高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