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13“财”子的半年成绩单④ | 苏州这个0.3%,来之不易!
江苏

江苏13“财”子的半年成绩单④ | 苏州这个0.3%,来之不易!

一度承压的苏州,还是展现出了韧性。

7月26日,苏州公布2022年上半年经济运行情况:根据省统计局统一核算,上半年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0962.4亿元,按可比价计算同比增长0.3%。

从总量上看,苏州半年GDP再破万亿,排名稳定在了全国第6位。疫情冲击下,实现这一成绩实属不易。

有值得肯定的一面,也有不尽如意的一面。苏州上半年增速仅有0.3%,在“万亿俱乐部”中,只好于负增长的上海。且在二产增速、社消零售总额等关键指标上,均呈负增长。

而在8月5日召开的江苏省委工作会议上,省委书记吴政隆曾“点名”苏州等经济大市要挑重担、扛重责。两日后,苏州召开市委工作会议,市委书记曹路宝也提到要当好全省“压舱石”。

压力传导下,苏州面临的挑战不小,但也不是没有破局之道。

图片

苏州半年GDP再破万亿元

7月26日,苏州公布了2022年“半年考”成绩单。上半年,苏州经济总量再度突破万亿,达到10962.4亿元,坐稳全国第六、地级市第一的位置。

从总量和排名上看,苏州上半年都表现得不错。对此,苏州方面也用“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有效实施各项纾困政策,加快经济恢复重振”来形容上半年的成绩。

尤其是6月单月,多项指标都表现不俗,让人们看到了苏州下半年经济回暖的希望。

6月,苏州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单月总量首次突破4000亿元,同比增长9.9%。作为工业大市,规上工业的表现极大程度左右着苏州经济走势。

投资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对苏州经济发展同样至关重要。4月,苏州完成投资406亿元,5月和6月总量又分别增至553亿元、676亿元,呈现出明显的反弹态势。

如果规上工业、投资能保持这样的发展势头,将为苏州发展带来更大助力。

不过,在同比增速方面,苏州上半年的表现略显遗憾。0.3%的成绩,在24座万亿GDP城市中,仅高于受疫情冲击的上海,这也让居其身后的成都,看到了缩小差距的机会。

与去年同期相比,成都已将与苏州的差距从千余亿,缩小到了不足千亿。对苏州而言,追赶身前的广州、重庆有些遥不可及,而身后的成都则来势汹汹。

更要看到,苏州上半年仅完成277.74亿元的增量,在全国范围内还被宁波、青岛等城市超越。

城市竞争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苏州对此,或许早已深有体会。

半年增速几近探底

苏州工业承压、社消下滑

看完苏州在全国的表现,再来看看其在省内的表现。

作为全省经济发展的“压舱石”,苏州上半年的表现有些低落。0.3%的增速没能跑赢全省1.6%的大盘。

当然,单纯用数据来衡量一座城市的发展水平,有些偏颇。但透过官方数据可以更直观地反映一座城市存在的部分问题。

就像此次苏州“失速”的背后,一定隐藏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比如此次苏州发布的“半年报”中,包括GDP同比增速在内的大部分关键指标均已实现正增长,但二产以及社消零售总额同比增速等,仍未“转正”。

其中,苏州第二产业增加值5073.4亿元,下降0.6%;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201.6亿元,同比下降5.9%。

先看二产,这是苏州一直以来的一块“长板”。苏州统计部门在分析上半年发展形势时提到:6月全市规模以上工业35个行业大类中有26个行业产值同比增长,行业增长面达74.3%,比5月扩大17.2个百分点。

苏州实体经济发展虽呈现向好态势,但企业生产经营仍存在过多不确定因素,经济持续稳定恢复的基础仍不稳固,要“千方百计助企纾困,提振市场信心”

此前,苏州为应对疫情给企业带来的影响,就已先后出台实施企业纾困46条、服务业纾困20条、文旅纾困18条等政策,在加大财税支持力度、强化金融支持、促进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等方面打出“组合拳”。

事实上,苏州二产恢复进程缓慢,也是整个行业发展现状的缩影。只不过,有的城市找到了有效的复苏途径。比如深圳,就通过加大投资的方式,稳住了实体经济发展“大盘”。这样的经验,值得苏州借鉴。

再看社消,苏州-5.9%的增速,在“万亿俱乐部”中仅高于北京、西安和上海三市。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表现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消费市场的活力与潜力。而消费,又是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这一指标大幅下滑,直接影响了苏州整体经济表现。

分行业看,苏州上半年批发和零售业实现零售额3896.9亿元,同比下降4.9%,住宿和餐饮业实现零售额304.6亿元,同比下降17.2%。虽然相较前5月的表现,降幅有所收窄,但依然难掩整体下行的趋势。

不过苏州也不是没有行动。苏州统计部门提到,在上半年全市推出系列促消费活动,全面启动“苏新消费·笑拼苏州2022夏季购物节”活动,开展汽车、家电等大宗消费专项促销活动。

从举办的这些活动可以看到,苏州刺激消费的想法,接下来仍需要“深挖消费市场潜力,激发内生动力”

当然,不论是二产还是社消,其出现负增长均与疫情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尤其是当上海因疫情而被迫按下“暂停键”,其影响的也不仅是上海一座城市,而是整个长三角发展腹地,这其中就包括了与上海经济往来密切的苏州。

我们不否认,在苏州此前起势的过程中,上海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一座城市的发展,终归不能把筹码都押到一个篮子里,更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下半年,苏州想要彻底走出阴霾,还是需要自我革新、主动求变。

省委书记“点名”后

苏州要对自己狠一点

最后,再说说苏州自己。

8月5日,江苏召开省委工作会议。会上,吴政隆在部署下一阶段工作时提到,“要切实增强‘勇挑大梁’的使命感,经济大市要挑重担、扛重责”

苏州之于整个江苏乃至全国,都是毫无疑问的“经济大市”。

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

此前,中央层面直接“点名”经济大省,要勇挑大梁,有条件的省份要力争完成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目标。

而江苏也曾表态,要奋力完成全年目标任务。层层压力传导之下,作为全省经济发展“压舱石”的苏州,自然是江苏能否兑现承诺的关键所在。

省委工作会议召开两天后,苏州召开市委工作会议。会上,曹路宝明确表态,要坚决扛起全省经济“压舱石”重任,全力巩固经济回升向好趋势,努力把耽误的时间抢回来、把造成的损失补回来,力争实现最好结果,奋力夺取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双胜利。

那么,苏州究竟该如何当好全省“压舱石”?回答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苏州自己,尤其是那些“关键少数”。

正因如此,曹路宝也在会上直接“喊话”全市各级领导干部:每一项工作都要只争朝夕,以“人一之我十之”的劲头,鼓足“挑重担、扛重责”的精气神,切实担负起稳经济、促发展的重大责任。

无论时移世易,“人”都是关键要素。只有发挥好“关键少数”的主观能动性,城市才能向前发展。

而围绕如何“挑重担、扛重责”,曹路宝提到:必须强化使命担当,要主动作为、多作贡献,在特殊的年份展现特别的担当;必须增强能力本领,要不断提升“八种本领”“七种能力”,用“铁肩膀”挑起事业发展的“重担子”。

这既是苏州的主动加压,也是当好“压舱石”的务实之举。

尤其是“关键少数”,在经济下行压力下,更应该以身作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