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沧浪三杰——记颜文梁教授、胡粹中教授、朱士杰教授


来源:朱士杰官方网站

当年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有三位教授:颜文梁、胡粹中和朱士杰。出于对他们的爱戴,该校师生把颜、胡、朱三姓联起来,用吴音称之为《眼乌珠》。意思是说三位独具慧眼,是画坛上的有识之士。 颜文梁生于1893年,胡

当年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有三位教授:颜文梁、胡粹中和朱士杰。出于对他们的爱戴,该校师生把颜、胡、朱三姓联起来,用吴音称之为《眼乌珠》。意思是说三位独具慧眼,是画坛上的有识之士。

颜文梁生于1893年,胡粹中与朱士杰均生于1900年,胡虽于朱同岁,却先出世七个月,他们年龄的排列很清楚,是没有义结金兰的刘、关、张。

颜文染是吴中老画师颜纯生的儿子,他这位别署“半聋居士”的父亲,是任伯年的高足,与吴昌硕、陆廉夫、顾鹤逸是时相顾从的画友,颜生长在这样的家庭,耳染目渲,从小就很自然地走上了丹青之路。

颜在公立长元和小学读书时,幸运地遇到了一位美术老师——罗树敏先生,使他的画技迅速提高。

颜在十七岁那年,考入上海商务印书馆为练习生,先在铜版室,后转画图室,该室主任是日本人松冈正识,一位造诣很深的西画家。在他的影响下,使颜对西洋画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此走上了学

习西画的道路。但当时很难看到真品,仅能看到一些国外来的彩色,自然看不出是用什么颜色、什么工具画出来的了。

颜二十岁回到苏州后,就暗中摸索油画颜料的配制方法,他在颜料店内买了不少染料,与各种油类试行配合,其中包括菜油、桐油、火油、蓖麻子油等,直到以鱼油(即清漆)加松香水配合以

后,才完成了第一幅油画《石湖串月》。高兴得不得了,就将这幅画,陈列在观前街的裕昌祥五金店内,这种新法画,苏州人还是第一次看见,因此吸引了不少过往行人。

其时,苏州没有什么书画店。凡书画立轴,扇面尺页,大都在苏九华等扇笺庄代销,彩印画片则在镜框店内销售,颜画的是西画,故而陈列在镜框店内了。

这时候,也正是颜与他的两位小弟胡粹中、朱士杰交朋友的时候,朱士杰那时在“三高”(即今天大儒小学)读书,同班中有一个叫沙晋伯的同学,是苏州名画家沙山春的儿子,在学校常常作画,引起了朱极大的兴趣。朱住在干将坊,与颜是街坊邻居,所以常常串门子,去看颜的作画。而朱恰巧有一个姓赵同学的姐姐,名收赵颦,看到了《古湖串月》这幅油画,非常欢喜,拟作为刺绣的范本,于是通过朱的介绍,就以八元代价,购得了颜氏的第一幅油画。

胡粹中常住在紫兰巷西面的豆粉园,相距不远,因此他们三人常在铁瓶巷顾家的大照墙内踢小橡皮球,成为建交的开始。

后来画油画的条件逐渐好转,油画色,调色的亚麻仁油,在上海都能买到了,同时又买到了作色粉画粉笔(这是一支支细小的,系列的,各色皆有,深浅俱备的粉笔)。他们三人都喜欢水彩画,颜又单独欢喜粉笔画,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喜欢画江南水乡的风情画。

颜在二十五岁左右,画了十六幅苏杭风景的水彩画,后来,由来青阁店主杨寿祺购去,委托上海商务印书馆结集出版,里面有徐悲鸿为胡画的作者肖像。不久,第二本画集的版子也已制好,正拟印刷,不料“一·二八”战火突起,商务印书馆的编译所被熊熊一把火烧尽,他的原作、版子,也只能“共赴国难”了。他的另一本水彩画集的出版,已是在他逝世以后的八十年代之初,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可惜物在人亡,自己没有看到了。朱士杰的水彩画也极好,出版过不少散页,但后来,朱的兴趣,却转到油画上面了。

1919年,年方二七的颜文梁与胡、朱两人及东吴大学学生杨左匋等,敦请了苏地名流潘振霄、金松岑等人发起举办了美术画赛会,这个会,以“以提倡画术,互相策励,仅资浏览,不加评判”十六字为宗旨,广泛征集了全国各地的中、西画家的作品,形成了“地不分南北、画不分中西”的大画展,这个画展后来在苏州形成定例,每年元月一日起,至十四日止,展出两周,直到全面抗战停止。作品最多的一年,竟有二、三千件作品展出,真是蔚为大观了。

那几年,也正是他们奋力作画的年头。颜文梁的粉笔画先后问世,第一幅是《画室》,接着是他的代表作《厨房》与《肉店》,那时,他只有二十八岁。他们三人在绘画之余,就常到当时还是曲尺形的太监弄内的蓬瀛茶室吃茶,一面吃茶,一面就设想要办个美术学校,后来有人说笑话,说苏州美专是吃茶吃出来的。

1922年夏天,他们借海红坊小学,办了一个暑期美术班,竟然招来一百多个学生,真是大出意外。于是到九月份,就正式办起苏州美术学校了,地点设在县立中学的九间余屋内,第一学期学生仅十三人,那是颜是三十岁,胡与朱均是二十三岁的青年,除了他们三位之外,还请了一个文学教师金东雷,并雇来常熟农民,名唤竹溪的为工友(他的形貌拙朴,后被徐悲鸿作为模特儿,画入他的名作《田横五百义士图》内),除了竹溪外,他们四位都是义务职,这个学校后来所以能办好,就是以颜文梁为首,所有的教师都认为这是一项事业,而不是一个职业。颜不仅带头不支薪金,甚至把自己在别校所得,也用之于这个学校,因为感动了其他教师,大都只取薪金之半,以增加学校的收入,草创伊始,因陋就简,翌年,又得河南会馆余屋三椽,办成西校,这样,学校略为像样些了。

1925年,上海发生了“五·卅”惨案,他们三人和所有爱国青年一样,涌向街头,游行示威。他们站在景德路旧城隍庙前的旗竿石上,作了慷慨激昂的露天演讲。朱士杰掮了张长长的竹梯,靠在玄妙观三清殿的西侧墙上,爬上梯子,挥其如椽之笔,画了一幅“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巨幅宣传画,使围观的群众,兴奋不已,激动不已。

1927年,颜受苏州公益局之聘,任沧浪亭保管员,并在国内筹备苏州美术馆。同时学校也就迁入园内,并成立了校董会。吴中富绅名画家吴子深,出任首席校董,开出千元支票,把沧浪亭修茸一新。从此,苏州美专与沧浪亭结了不解之缘。

','

1928年秋天,颜文梁在徐悲鸿及胡、朱等的鼓励下,把他历年教学所得的八千元积蓄,作为自费留学的基金,决心赴法深造,因为那时法郎贬值,一元钱可兑二十个法郎,真可谓机会难得了。于是在那年九月,乘帕朵斯号邮轮,首途赴法,学校由胡粹中代理校长、朱士杰襄助校务,此时各地负笈来苏的学生增多,校务也更蒸蒸日上。

颜文梁留法三年,至1931年12月,重返姑苏,他在法国进入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校,指导老师是法国著名画家罗朗斯教授,在此期间,他常常出入于各个美术馆,临摹了不少世界名画,同时几年中间,为了发展苏州美专,搜罗购买了大大小小的石膏像达四百六士余件,陆续运回苏州,由朱把它们整损修补,后来苏州美专共有大小石膏像五百余件,为全国美术院校之冠。1929年,法国举行春季沙龙(即国家画展)颜带去的粉笔画《画室》、《厨房》及油画《瑞光塔》,均被入选展出。特别是那幅《厨房》,获得了荣誉奖,图的下角标以金笺,由法国教育部长与美术部长亲授奖状。中国画家在国外获得如此殊荣,当时仅颜一人而已。

1932年,是苏州美专三位创始人最最愉快兴奋的一年,因为那一年,校董吴子深先生独自出资兴建了一座希腊式的教学大楼。这座列柱拱廊、宏伟宽畅、庄严美丽、独具雄姿的大厦,经历了六十年的风雨,现在依然屹立于沧浪亭畔,天水相映,特具风采。

这座大楼是原上海工部局建筑师吴希孟设计,苏州张桂记营造厂承建,共耗资五万四千余银元。胡粹中为了监造这座大楼,食宿在校,推迟了婚期,整整一年,这年十月,教育部批准立案,正式定名为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十一月,举行了隆重的建校十周年校庆大会。

[责任编辑:唐婧]

标签:颜文梁 朱士杰 沧浪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