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两岸文学交流第一人”郭枫:我是文学推广家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2015年8月21日,南京国际会议中心,首届中国古典文学高端论坛在这举办,郭枫是这次论坛的策划者。只要和“文学”相关的事,他都很是兴奋,见有约访,一聊到文学,犹如开闸放水。

诗人·商人·出版家

抵达台湾后,郭枫到台湾师大附中就读。

刚开始的几个月,台湾局势极为紧张,国民党颁布戒严令,军队在每一座城市修建碉堡,要准备进行巷战。人心惶惶下,郭枫说自己却很自在,他四处去搜集文学书,然后买回来一饱眼福。

上世纪50年代的台湾文学,郭枫认为是一个“疯狂年代”。

“台湾当时没什么像样的诗人和作家,30多岁就可以成为‘诗坛一老’。当时一群人写战斗文学,响应当局的号召,还可以名利双收。但这种作品我真的很不喜欢,我就写一些诗词和散文,反映民间疾苦,然后投到一些民间的刊物上,有些发表了,渐渐地就有点名气了。”郭枫说。

《显微镜》、《疯女》、《世家》、《夜归人》、《我底眼睛是聪明的》……“当时《新诗周刊》主编覃子豪对我也是推荐,认为写得不错。”

但不久国民党就开始“高压”,“文字狱”横行,郭枫决定停笔,转而经商。

这一停,就是近20年。

郭枫其实很有经商头脑,他做外贸,“高薪雇专家、厂长,再找个好的财务,钱就挣了,但钱挣了之后呢,我觉得还是要做文学,我发过誓,这才是我的事业。”

他做文学杂志,“做最纯粹的文学,有钱就开始做,没钱就停,屡做屡停,屡停屡做,撑到现在还不错,台湾文学界都非常认可。”

上世纪80年代,大陆经过“文革”,全面复苏,文学也开始如火如荼,他得知消息后,决定要回大陆。

1986年,他终于完成心愿,先到美国,再转到大陆。

“那时也没有开放探亲禁令,我不敢从香港、日本走,因为机场会有人拍照,再回到台湾就说不清,两岸关系还是紧张。”郭枫说。

那次大陆之行,他跑得最多的地方是大学和作协,认识了大量的中国一线作家,并且关系都处得非常好。阿城的小说在台湾成功出版,其中一个原因也归结于此,他可以直接拿到大陆作家的书稿。

“阿城的书出来后,我在台湾继续出版了《当代中国大陆作家丛刊》。这套书分了好几大类:经典文学类、诗歌类、散文类、短篇小说类……甚至还有女作家文学类,刘心武、铁凝、刘索拉、王安忆、张辛欣、张洁、莫言、张承志、、顾城、北岛、舒婷……全在里面。”

他还把台湾作家的文学作品,通过大陆出版社展示给读者,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台湾作家精选集丛刊》,三联书店的《台湾短篇小说选丛书》,百花文艺出版社的《台湾艺术散文选》,开台湾作家著作在大陆成套出版的先河。

2010年,郭枫以一己之力,约集王蒙、刘心武、刘再复、马森、痖弦、李欧梵等海峡两岸及世界各地顶尖级作家二十余人,汇聚台湾,巡回于台北、台中、台南等地,共同探讨世界华文文学创作。马英九出席了开幕式,并发表了即席演说。

“两岸文学交流第一人”的称号,并不虚夸。

郭枫说自己是工作狂,一有事就要干下去,“生了三场大病,每一次都差点见上帝。70岁还得恶性淋巴腺癌,结果一年后,没事!上帝还让我继续干下去。”

上一次21世纪世界华文文学高峰会,他招待大陆作家,用的是金门高粱酒,58度,一口一杯,让在场所有的年轻人目瞪口呆。

在他台湾新北市的家中,门厅中央有台大教授台静农的手书:酒阑兴发更张烛,帘垂茶熟卧看书。

文学这活儿,太有趣。郭枫一脸满足。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李诚]

标签:文学 郭枫 交流 台湾 南京 两岸 古典文学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