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留缅远征军老兵刘召回:忘不了家乡的回锅肉味道


来源:华西都市报

“1937年上海来抗战,日本兵舰把守山海关。失了华北省、山西失一半,没过三天失了太原。好铁要打钉、好男要当兵,保家乡、为国家……” “很多人在我身边死了,地上全是血水,踩起就溅到裤子上。踩着战友们的鲜血,我所在的机枪连冲进了腾冲的城门。就在此时,一颗炸弹落在我旁边,翻起的土石把我埋了进去,只有头露在了外面。”

“1937年上海来抗战,日本兵舰把守山海关。失了华北省、山西失一半,没过三天失了太原。好铁要打钉、好男要当兵,保家乡、为国家……”

“很多人在我身边死了,地上全是血水,踩起就溅到裤子上。踩着战友们的鲜血,我所在的机枪连冲进了腾冲的城门。就在此时,一颗炸弹落在我旁边,翻起的土石把我埋了进去,只有头露在了外面。”

“我记得家乡门前的那一口池塘。小时候,(池塘)里面好多鱼。我还记得回锅肉,吃起来好香……恐怕我这辈子,是再也吃不到了。”

2015年3月19日下午4点,在缅甸曼德勒市郊的一个破旧居民小院中,华西都市报缅甸特派记者见到了刚刚从腊戍坐8个小时大巴赶到小儿子家的远征军老兵、93岁高龄的刘召回。

“来了哇?欢迎,欢迎!”5年不见,刘召回的腿脚已不再利索,但他依旧蹒跚着迎出家门。即便在炎热异域生活了70多年,也永远改不了那一口地道的川东话。1941年,刚满18岁的刘召回志愿报名从军成为一名远征军士兵,随后入缅对日作战。刘召回说,他想不到这一离去居然就是70多年,家乡成了回不去的地方。

回忆一生的颠沛流离,刘召回没有什么埋怨,只是简简单单地说:“这就是我的命。”

他乡再见家乡人老兵忍不住流泪

我们在到曼德勒采访前,事先和刘召回的儿子取得过联系。得知刘召回仍住在缅北腊戍的大儿子家时,我们竭力反对老人坐大巴专程来看我们。因为缅甸经济落后、交通不发达,刘召回年事已高,我们担心他经受不了一路的奔波折腾。更重要的是,我们到访缅甸的这段时间,缅北正在发生武装冲突,由腊戍到曼德勒的公路正处在政府军与反政府军激烈交火的路段。因此,缅甸政府禁止外国人进入,我们不能前往腊戍采访。我们也很担心刘召回在赶来的路上遭遇什么意外。

“听说是家乡的媒体,老头子哪里还劝得住?他说,你们从中国那么远都可以来,‘我坐几个小时的车,怎么又不可以?’”刘召回的大儿子刘先保说,别看老人平时和气,倔起来真有一股军人的劲。

要求看我们手机里四川的新照片、要求听我们讲述四川的新变化,在与刘召回的交谈中,他不像我们以前采访的其他老兵,讲述太多战斗的过往,更不谈及如今生活的困苦,他最关心的,还是家乡的那些人和事。听着听着,刘召回不禁流下了眼泪。

“我记得家乡门前的那一口池塘。小时候,(池塘)里面好多鱼。”“我还记得回锅肉,吃起来好香……”说着说着,他又讲起家乡的回锅肉味道,不住地咂着嘴,念叨着说:“恐怕我这辈子,是再也吃不到了。”

壮怀激烈投军去从此家乡梦里见

不是战死沙场,就是战胜回家。与当年300万出川抗日的川军士兵一样,刘召回也是抱着这个想法从军参战的。但他没想到的是,战胜日军后,他竟再也回不到岳池的老家了。

刘召回的抗战,从1941年开始,那年他才刚刚18岁。“我是主动入伍的,不是被抓的壮丁。”采访中,刘召回一再强调这个细节。

1941年,日军加快了侵华步伐,远在敌后的岳池县裕民镇陶家沟村的刘召回,也感受到了战争的临近。

“1937年上海来抗战,日本兵舰把守山海关。失了华北省、山西失一半,没过三天失了太原。好铁要打钉、好男要当兵,保家乡、为国家……”刘召回至今仍能唱出当年在家乡传唱的这首从军报国歌。1941年,正是受这首歌曲的影响,刘召回与同村的冯冬娃儿、肖四娃儿、肖谷娃儿4人一齐报名从军。

刘召回记得,他从军的那一天,4人好不光荣:穿着军装、挂着红花,在村子四处走了一圈。然后,在里三层外三层的乡亲欢送下,他们直接加入抗日的“中央军”。

他们4个人不知道,只有刘召回一人,能活到抗战胜利的那一天。

刘召回更不知道,与父母和故乡的这一别,竟成了永别。从此,故乡的那山、那水、那人,在往后的几十年里,只有在梦里才能再见。

当上重机枪射手隔怒江对峙日军

刘召回和一同参军的战友,在重庆编入新兵训练营。他说,每天都是高强度的装弹、射击、拼刺刀、挖战壕、编草鞋、急行军训练。随后,作为新兵,刘召回被编入中国军队第11集团军71军36师106团3营机枪3连当重机枪射手。

刘召回所在连队装备的是美国援助的马克沁水冷式重机枪。他用手比划着机枪有多长、发射时哒哒哒的射速有多快。更让他感到骄傲的是,他所在部队的长官是抗日名将宋希濂。

很快,练兵多时的部队到了报效祖国的时刻。

1941年,战争形势对中国极为不利。当年6月22日凌晨,德国以闪电战进攻苏联。12月8日,日本袭击珍珠港,战略矛头转向太平洋。日军指挥部企图征服东南亚,然后从西部合围中国。

1941年12月中旬,日军第15集团军一个先遣队攻入缅甸。1942年3月8日,日军占领仰光。随即,日军兵锋迅速北上,以期掐断中国最后的抗战生命线——滇缅公路,进而威逼中国西南抗战大后方。

1941年12月23日,中英双方在重庆签署了《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中英军事同盟形成。保卫抗战生命线、出兵缅甸,成为抗战的重中之重。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出国作战,虽然给日军予以了沉重打击。但由于指挥不当,远征以失败告终。

1942年,宋希濂将集团军预备队王牌的36师,也就是刘召回所在的部队放在了怒江东岸,据守天堑,抵抗日军入侵滇西。此后,远征军改为守势,滇西边境形成中日军队隔怒江对峙的局面。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施金挺]

标签:远征军 家乡 老兵 回锅肉 日军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