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留缅远征军老兵刘召回:忘不了家乡的回锅肉味道


来源:华西都市报

“1937年上海来抗战,日本兵舰把守山海关。失了华北省、山西失一半,没过三天失了太原。好铁要打钉、好男要当兵,保家乡、为国家……” “很多人在我身边死了,地上全是血水,踩起就溅到裤子上。踩着战友们的鲜血,我所在的机枪连冲进了腾冲的城门。就在此时,一颗炸弹落在我旁边,翻起的土石把我埋了进去,只有头露在了外面。”

惨烈攻打腾冲城踩着血水往前冲

为打通中断的滇缅公路抗战生命线、收复被日军占领的滇西失地,以及策应中、英、印联军对缅北日军的反攻,1944年5月10日至12日,在云南的远征军越过怒江,一部向腾越、龙陵方向推进,另一部向拉孟、平爱地区突击。刘召回参加了攻打高黎贡山、解放腾冲等众多重要战役。

刘召回说,他所在的部队攻打高黎贡山上的日军,山下炎热,山上有积雪。四川兵都会打草鞋,他穿的是自己编的草鞋。谁知,到了山上,被水打湿的草鞋结成了冰块,走都走不动。带上山的粮食不够吃,还被上级克扣,又不敢声张,只有吃生米喝雪水。

与艰苦的生活条件相比,更可怕的敌人是躲在山头碉堡、居高据守的日军。“我们根本攻不上去,好多人冲到半山就被打死了。”刘召回说,“美国飞虎队的飞机这时帮了大忙,不是给我军空投弹药粮食,就是精确轰炸日军火力点,(日军火力点)一个个地都被炸哑了!”

随后,刘召回参加了他人生中最惨烈的一次战斗——腾冲之战。刘召回说,处于热带雨林的滇西,到处都有参天大树,狡猾的日军伪装后躲在树上。只要远征军走近,树上的日军就放冷枪,很多人不明不白地死掉。

攻城的战斗更加惨烈,“很多人在我身边死了,地上全是血水,踩起就溅到裤子上。”踩着战友们的鲜血,刘召回所在的机枪连冲进了腾冲的城门。

就在此时,刘召回遭遇了日军的突然袭击,“一颗炸弹落在我旁边,翻起的土石把我埋了进去,只有头露在了外面。”奄奄一息的刘召回被卫生兵发现,几经抢救后,他活了过来。等他醒来时,腾冲已经光复几天了。

历史记载,腾冲是滇西最早光复的县城,也是日本军队承认在亚洲战场惨遭3次“玉碎战”(另外两次分别为松山战役和密支那战役)中的一次。这一战,中国远征军伤亡军官1234人,士兵17075人。

但历史没能记录下来的是,和刘召回一同出川的冯冬娃儿、肖四娃儿、肖谷娃儿,都死在了这一次次的抗战反攻路上。

不愿继续打内战流落缅甸几十年

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时,刘召回正在腾冲养伤。

战争结束,摆在他的面前有两条路可选:继续参军,面临的是打内战;可要回到家乡,身上却没有路费。

刘召回和机枪连连长杨开源等几个战友商量后,刘召回悄悄脱下军装,留在腾冲,隐姓埋名起来。

随后,他和当地的一名赵姓女子结了婚,生下一个女儿。相濡以沫的妻子去世后,只留下襁褓中的大女儿与他相伴。

可是,除了会打机枪,刘召回根本没有其他什么谋生的本事。为养活女儿,刘召回在滇缅边界过起颠沛流离的生活。帮别人砍柴、割谷子或干点力气活。最终,刘召回流落到缅甸的腊戍,一去就是几十年。

在腊戍的日子里,刘召回的生活依旧困苦,一多半的时间在给别人打苦工——卖柴火、卸货。每天早上挑着担子到街上摆摊,卖些耳环、手链及1600元缅币(约合人民币11元)一双的鞋子,勉强维持生活。

缅甸的关爱远征军志愿者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直到现在,刘召回的生活依旧十分贫苦,“他在滞缅远征军老兵中,条件仍算最不好的。”

难忘华西都市报曾经送他回过家

“感谢孙春龙记者,感谢家乡华西都市报记者,圆了我回家的梦。”与刘召回交谈时,他不停地向我们敬礼,不时提到华西都市报记者小杨(杨涛)、小周(周海波)。“他们把我送回了家,我们回缅甸时,还一直把我送到机场。”

2009年,在华西都市报记者和国内志愿者的帮助下,刘召回首次有机会回到老家探亲。其后,他又多次回到老家。刘召回的儿子刘先保说:“来回之间,让父亲有了精神寄托,因此特别感谢华西都市报的热情相助。”

刘先保明显感受到,父亲每一次回到家乡,都更加眷恋家乡的生活。“可是,由于没有中国护照,不能在家乡长期待下去。父亲一次次老泪纵横地再别故乡。”

“在缅甸生活的父亲是孤独的。”刘先保说,身处腊戍的父亲过着独来独往的生活,除了家人,他难以融入当地的社会,因为,“让父亲魂牵梦绕的,永远是家乡的人和事。”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施金挺]

标签:远征军 家乡 老兵 回锅肉 日军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