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民国官商勾结案:“热心”古董商建朋友圈帮官员敛财


来源:现代快报

1936年2月27日,住在镇江庐州会馆巷的郭秀天收到了一封法院判决书。判决书显示,他因在一项工程中帮助公务员收受贿赂,被处以有期徒刑三年。面对这个判决,郭秀天满肚子委屈,他认为自己只不过是推荐朋友承包了一项政府工程,并没有从中渔利,怎么就犯罪了呢?他随后聘请律师,提起了上诉。 是罪有应得,还是确有冤情?让我们翻开80年前的这宗官商勾结旧案。

由于郭秀天不是现役军人,不属军法管辖,他的案件被转送到镇江地方法院。1936年2月27日,经审理后,郭秀天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三千块大洋是押金?法庭对无理狡辩说不

郭秀天满腹委屈,他虽然代表薛进向李北青索要了贿赂,但他并没有从中获得一分钱的好处。收到一审判决后,他提起了上诉。

二审开庭后,郭秀天翻供,他声称,和李北青一起送给薛进的钱,根本不是贿金,而是工程押金。郭秀天搬出了江苏国民军事训练委员会和李楠记营造厂签订的契约:其中一条规定,工程不得逾期,如逾期一天,李楠记情愿缴纳逾期罚款300元一天。郭秀天称,交给薛进的3000元,就是为延期预交的押金。

为了判断郭秀天所说真伪,法庭又传唤了李北青。李北青到庭后,一口咬定,3000元钱就是薛进让郭秀天来索要的贿金。李北青还提供了一份证据,他的李楠记营造厂原本就有殷实的铺面做担保,根本不需要另附押金。再说了,国民军事训练委员会的工程是1935年2月25日开工的,而3000块钱是26日就交给薛进的。才开工一天,怎么可能知道工程会延期呢?

郭秀天二审提供的证据显然不足采信,不过,二审还是为他带来了好处——虽然他确实“帮助公务员对于职务上之行为收受贿赂”,但二审法庭认为,判处三年徒刑过重,改判一年。

延伸阅读

镇江曾是江苏省会

郭秀天一案涉及“江苏国民军事训练委员会”的工程,贿赂行为发生后,迅速就被江苏省政府追查。一起发生在镇江的案件,为什么直接牵涉到了省政府?案件涉及到非现役军人郭秀天,为何又转到镇江地方法院审理?要解决这些疑问,需要了解一个史实——民国时期,镇江曾经是江苏省的省会。

1927年4月,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定南京为首都。5月在南京成立江苏省政府,设立省政府委员会。1928年7月17日,江苏省政府委员会举行第90次会议,讨论江苏省会选址问题。省府9名委员对“省内堪作省会之各地区,详细比较,量其得失后旋即投票”,结果:镇江6票,扬州2票,苏州1票,遂决议定镇江为省会。当时理由有三:其一,中山总理认为,镇江不独为江苏之要地,且为全国之重镇,定为省会实合总理建设镇江之遗愿;其二,镇江位居江苏南北之中心,尽得铁路、长江、运河交通之利,省政府设此,北及淮扬徐海,东达沪苏锡常,无不便利;第三,镇江与国都南京相距甚近,行政联系较为方便。

1929年2月江苏省政府从南京迁至镇江,履行政务。此后,直到1949年4月国民党败退撤离,镇江作为江苏省会的时间跨度达20年。除日本侵华期间沦陷8年,镇江实际作为省会城市前后达12年。

点评

本案中,薛进将军队的工程外包,并通过郭秀天向承包商索贿,这是非常典型的工程腐败行为。这种通过工程承包受贿、索贿的腐败现象至今仍时有发生。本案中有几个问题是值得我们关注和反思的。

第一,本案中江苏国民军事训练委员会主任薛进犯受贿罪毫无疑问。值得反思的是,按照现有资料记载,薛进接任江苏省国民军事训练委员会主任一职是民国24年4月。郭秀天的二审判决是民国25年4月,此前薛进已经被军事法庭判决有罪,也就是说薛进担任该职时间不足1年就锒铛入狱了。这既说明薛进其人素质之差,同时也说明这一职务权力过大,足以让掌权者轻易获得寻租的机会。

第二,李北青明明有行贿行为,为什么没有定行贿罪呢?根据民国法律,受贿罪无论何种情况都是犯罪,但是行贿则未必有罪,需根据行贿人的具体情形确定其行为性质。1931年中华民国最高法院“二十年上字第1940号”判例要旨指出,如果行贿人行为确实是由于公务人员的恐吓,而非由于行贿人的主动,则不能定为行贿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89条第三款也规定:“因被勒索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没有获得不正当利益的,不是行贿。”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施金挺]

标签:官员 古董 民国 押金 招标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