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邵志庆:我就是《月照枫林渡》里的刘荷荷


来源:贵阳日报

舞台上,女主角“刘荷荷”从渡口“惊魂”而归,二十年的委屈、痛苦、孤独一下全涌上心头:“为什么,二十年、二十载,脚下总是路不平?为什么,又行善、又积德,不幸还是我一人?”

邵志庆

邵志庆

舞台上,女主角“刘荷荷”从渡口“惊魂”而归,二十年的委屈、痛苦、孤独一下全涌上心头:“为什么,二十年、二十载,脚下总是路不平?为什么,又行善、又积德,不幸还是我一人?”台下,观众被演员的表演深深地打动,他们为“刘荷荷”的悲剧命运而慨叹,被她的善良宽容所感动。

在苏州举行的第十届中国戏剧节开幕式暨第23届中国戏剧梅花奖颁奖典礼上,贵州省花灯剧团团长、国家一级演员邵志庆因在大型花灯剧《月照枫林渡》中成功塑造了女主角刘荷荷,而荣获了中国戏剧界的最高奖项--梅花奖。邵志庆由此成为我省第二位获此殊荣的演员。

忙碌的邵团长

在团长办公室,我们找到了载誉归来的邵志庆。

虽是中午,邵志庆却仍显得很忙碌,刚给工作人员交待完有关事宜,又被接二连三的来电打扰。在她的忙碌之中,我随意打量了一下办公室:办公桌上堆满了剧本、文件,书柜里只见到整整齐齐的文艺理论、期刊等书籍,却不见此次“梅花奖”的获奖证书、奖杯。邵志庆指指办公室的一角,那里有几个红色的盒子:“奖杯和证书都在这里,还没有来得及打开。最近在准备将《月照枫林渡》拍成电视连续剧,事情太多。”

曾经看过邵志庆在《月照枫林渡》中的表演,此番与她面对面地交流,不禁想起了她扮演的那个女强人“刘荷荷”,我感觉邵志庆在生活中的能干、爽直与刘荷荷挺相像的,只不过邵志庆的人生比刘荷荷顺利多了。

舞台上的人生

1978年,15岁的邵志庆怀揣着她的舞台梦考上了贵州省艺术学校(今贵州大学艺术学院)花灯表演专业,1981年毕业分配到省花灯剧团后,就将全部的热情投入到花灯艺术中。二十多年来,她曾在《七妹与蛇郎》、《乌江云·巴山雨》、《议价爱情》、《月儿弯弯》、《月照枫林渡》等大型花灯剧中担任主要角色,无论是《七妹与蛇郎》里心狠手辣、好吃懒做的“大姐”,《苏二姐挑郎》里八面玲珑的媒婆,还是《月照枫林渡》里刚强善良的“刘荷荷”……不同性格、不同类型的人物,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也使邵志庆成为观众们熟悉、喜爱的优秀演员。

《七妹与蛇郎》里的“大姐”是邵志庆刚到花灯团就出演的第一个角色,本来她一开始接到的角色是“五姐”,但在排练中,导演发现她的舞台表现力很强,于是将她“升级”为“大姐”。这是该剧的反派一号角色,“大姐”的狠毒正反衬出“七妹”的善良,邵志庆通过向团里的老师学习和深入的揣摩,将人物的性格刻画得入木三分。这部剧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演出了200多场,刚刚踏上舞台的邵志庆很快得到了观众的认可。

“也许是我性格的直率利落,很多次我接到的都是些泼辣外向的角色,而我更喜欢挑战一些截然不同的角色。”邵志庆说,她很喜欢在《苏二姐挑郎》里扮演的媒婆,当时她才20多岁,却要扮演一个50多岁的、内心活动复杂的媒婆,而且要在表演与形体上突出媒婆的特点,感觉难度很大,在观看了不少戏曲前辈扮演的媒婆之后,年轻的邵志庆在舞台上勾勒出一个不同的“媒婆”形象。

不同角色的成功塑造,使邵志庆赢得了专家与观众,除了花灯剧、花灯歌舞的演出,她还在电视剧《飞向蓝天》、《晚宴》,电视连续剧《杨虎城的最后岁月》、《找回春天》、《日子流水》,以及电视短剧《新来的保姆》、《谁过生日》、《天女散花》等十多部影视作品中担任重要角色。一次,在贵阳一看守所拍摄《找回春天》时,邵志庆因在剧中扮演吸毒女,还真被看守所里的看守人员当成了吸毒人员。

虽然在电视剧、大型晚会的主持中也经历了许多风光,但邵志庆说,她最看重的还是花灯的舞台:“花灯已融入到我的生命中。”为此,邵志庆舍弃了很多,她曾在业余时间涉足过服装行业,也曾担任过某知名化妆品在贵州的总代理,都干得很红火,但为了更专注地创作,她毅然决然地放弃了这些让许多人羡慕的利益。

“我就是刘荷荷”

2003年,为了振兴花灯,省花灯剧团倾力打造了大型花灯剧《月照枫林渡》,特邀担任该剧导演的国内著名戏剧家潘伟行一见到邵志庆,非常惊喜:“她完全符合我心目中的‘刘荷荷’形象。”在导演的鼓励下,邵志庆尝试着去靠近剧中那个不寻常的女人。

“虽然我演过不少泼辣能干的角色,但像‘刘荷荷’这样内心情感极其丰富、充满悲剧色彩的女强人形象还是第一次接触。”邵志庆说,这次创作活动调动了她二十多年来的舞台实践和生活积累,全身心地投入到角色的内心世界中。在对角色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体会之后,邵志庆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刘荷荷”的内心。

在剧中,邵志庆精彩的唱、念、做无不展现出花灯的韵味:她的念白时而表现出刘荷荷作为事业型女人的清高与刚强,时而又流露出刘荷荷作为婚姻失败者的懦弱与无助;而真挚流畅的唱腔,让这个角色更加鲜明和生动;还有她那一举手、一投足、一移步、一掩面的身段语言,不仅让人感到韵味悠长,更为人物性格的表现增添了许多色彩。“在表演时我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唱腔、身段似乎已不再是刻意追求的外在表现形式,他们就像是‘附’在了我身上一样,我好像唱的是自己,演的是自己,我就是刘荷荷”经历了用心、用情、用智慧、用汗水的过程,邵志庆与角色融在了一起。“一位青年演员能在一出难度极大的戏中把一个内心世界极其复杂的人物准确地体现出来,不得不让人惊叹!志庆以细腻的舞台处理和游刃有余的表演,使‘刘荷荷’活脱脱地呈现在舞台上。倘不用心、用灵魂去做岂能如此?”该剧导演潘伟行如是评价。

让花灯焕发新的光彩

为了提升贵州戏剧在全国的知名度,更大程度地宣传贵州花灯,应文化部艺术司的邀请,省花灯剧团携《月照枫林渡》晋京演出,这是贵州花灯剧时隔25年之后再次进京。该剧得到了全国戏剧界专家的充分肯定。“邵志庆的人物塑造极具人性,赋予了角色活的灵魂。”专家、观众评价说。

此次“梅花奖”的评选,汇聚了来自全国20个省、市、自治区和中央直属系统、解放军艺术团体的30余台剧目,涉及戏曲、话剧、歌剧、儿童剧等17个剧种,评委们对《月照枫林渡》中邵志庆的表演给予了很高评价:“无论在声腔的运用或身段的设计、运用上均在原有的花灯程式上有显着的突破和创新。特别是在表演上,由于充实和准确的内心体验,加上细腻的表现手段,成功地塑造了一个鲜明、丰满的人物形象。”

谈到来之不易的“梅花奖”,邵志庆说,这其实是大家努力的结果,是贵州花灯的荣誉,而对于自己来说,这一荣誉更是压力和鞭策。

自担任省花灯剧团团长以来,剧团如何发展、怎样重振花灯是邵志庆一直苦苦思索的问题。长期的实践使她相信,只有努力出精品,才能给剧团带来生机,就像《月照枫林渡》的创作,激发了创作者的激情,再次使观众感受到花灯的魅力。“花灯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只要激发了它的内在活力,以创新意识来创作,是能够使花灯焕发出新的光彩的。虽然面临的困难很多,但我对花灯的未来有信心。”邵志庆的话语和神情,透出她对花灯不改的激情、永远的守候。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李诚]

标签:邵志庆 月照枫林渡 刘荷荷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