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川剧皇后”沈铁梅:父亲像X光,扫掉我身上所有毛病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川剧《灰阑记》开演前20分钟,后台10米走廊像是一锅鼎沸到冒泡的开水。演员进出、化妆、试衣,搬运道具……节奏快如疾风。重庆川剧院院长沈铁梅就坐镇“疾风”中,镇定自若,先走到在服装师跟前,拎起一件浅紫镶边的粉红色绣花戏服,翻了翻,俯身说:“镶边的颜色太浅了,在舞台上压不住,看能不能换一件?”

对于业界的诸多褒奖和推重,沈铁梅很是惶恐:“大家过誉了,我只是没有糟蹋川剧,没有丑化川剧而已。”

说起取得的成就,沈铁梅特别感激父亲,她说父亲是她艺术道路上的一面镜子,一个老师。父亲的艺术直觉强,懂得如何控制舞台,懂得观众喜欢什么,要什么,这是让很多内行都望尘莫及的。沈铁梅的台风,舞台上的调度,全部得益于父亲的指导。“一个演员在台上,永远看不到自己哪里做得好,哪里做得不好,他需要一个人公正地提醒。我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人,因为他爱我,他会实事求是地对我,再加上他是大艺术家,他的眼光永远都是正确的。”

作为艺术大家,父亲的眼光正确,却也非常挑剔。初学唱戏时,沈铁梅经常被骂哭,很难获得认可,直到演了《金子》,才从父亲嘴里听到了表扬。前年,父亲把《金子》的录像拿出来,反复看,反复听,最后说了一句:“铁梅,你这个演得确实好,爸爸要表扬你。”沈铁梅受宠若惊:“哎呀,爸爸你居然表扬我呀,太不容易了!”

“父亲就像X光,总是搜索我身上的毛病,有一天他突然说我什么毛病都没有,那证明我确实唱到家了。”

离开舞台“我才知道珍惜”

沈铁梅用“事与愿违”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的戏剧人生。她最初跟随父亲学习京剧,因为京剧不招生,她才“事与愿违”地学了川剧;虽然起先不那么喜欢川剧,后来竟在川剧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事与愿违”地三度摘梅。

命运带她走上了川剧之路,川剧之路让她尝尽酸甜苦辣。

1988年,沈铁梅第一次获得梅花奖,当时她才22岁。作为第一个把梅花奖的个人单项奖带回重庆的演员,既年轻又优秀,“坐上了别人的位子”,因而受到排挤,不得不离开,直到1994年才重新回到舞台。

沈铁梅说,离开的那七八年让她变得非常坚强,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有那么坚强。“因为有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我才更知道珍惜,才知道如何去保护人才。”

当了重庆川剧院院长之后,沈铁梅尽心尽责,在院团事务方面,她从来都是身体力行。有时侯晚上要抠戏,即使凌晨2点,所有人都得跟着,哪儿有问题全部停下来重排。

因为剧务繁忙,也为了培养新人,在最适合登台表演的黄金年纪,她把更过的机会留给了年轻演员。沈铁梅现在也带学生,对学生要求也非常严格。她经常说,一个演员要把所有的问题消化在登台表演之前,观众不会在乎你是不是比以前进步了,观众只在乎你在舞台上表演的那一刻是不是足够好。

“现在我也跟我爸爸一样了,我也是X光,也要扫到他们身上的毛病。”沈铁梅笑着说。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戴娣]

标签:沈铁梅 川剧 川剧皇后 灰阑记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