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公车改革”下的官员:学着用手机打车订车票


来源:凤凰江苏

2015年12月初的一天,江苏省某厅官员赵健(化名)正在为他的行程发愁。

江苏某机关内的一辆被贴上封条的公车。

2015年12月初的一天,江苏省某厅官员赵健(化名)正在为他的行程发愁。

赵健要赶去苏北出席一场活动,但就在不久前,因为“公车改革”,赵健失去了配置给他的专车和相对固定的司机。

赵健不会开车,按照规定,单位又无法为他派车。着急之下,赵健赶忙打电话给活动的组织方,一位在苏北某机关工作的老朋友,恳请他务必派车来接他,以免耽误行程。

老朋友在电话中满口答应,但是没过几分钟,一通回电让赵健的心“凉了大半截”。老朋友在电话中再三道歉,因为公车改革,按照规定,“我们也是不能派供公车来接你的”。

赵健头一下大了,他满脑子想的是“我该怎么过去?”

在随后的几通电话中,他的这位老朋友担心赵健觉得活动组织方安排不周而“心凉”,提出自己开自家的私车来接他。但赵健拒绝了,“一是不好意思麻烦人家;二是因为按照规定,这也是违规的”。

经过一番“折腾”,情急之下的赵健决定自己坐车去。在单位小年轻的帮助下,年过半百的赵健,第一次在自己的手机里下载安装了订票APP软件,“结结巴巴的学习怎么在网上订票”。

在赵健看来,这种“折腾”今后将成为一种“常态”。

有个车,配个司机,是一种“政治级别待遇”

2014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和《中央和国家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方案》,决定取消副部级以下领导干部用车、取消一般干部公务用车,并按照行政级别发放汽车补贴。

这两份文件明确了公车改革时间表和路线图:中央和国家机关应力争在2014年底前基本完成公车改革;地方党政机关则要在2015年底前完成公车改革。

根据中央文件的指示精神,江苏省迅速成立了由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发改委、财政厅、审计厅、人社厅等部门共同参与的“公车改革领导小组”。此前按照江苏省政府2014年公布的公车改革计划,江苏要在2015年上半年完成省级机关车改,地方党政机关车改在下半年基本完成。

但据媒体调查,江苏省直机关的车改在2015年上半年并未启动。

未启动的原因,2014年8月《南方周末》的一篇报道中,透露出一丝端倪。报道称,一位接近江苏发改委的人士透露:“江苏先在武警搞了下试点,发现所有人都要贴钱办公,推行不下去之后,就只能暂停了。”

对于这些消息,赵健称,自己也曾听别人说起过。

依据江苏省公车改革的相关办法,简单地讲,就是正厅级及以上保留专车,副厅级及以下不再保留专车,取消专车和以往未享受公务用车的机关工作人员可领取货币补贴。此次车改将覆盖行政机关单位、行政事业单位、国有企业。虽然江苏全省公车改革总体方案至今还未对外公布,但相关车改的工作已在悄然进行。

2015年11月,赵健所在的机关开始公车改革。根据“副厅级及以下不再保留专车”,赵健的公车配置被取消了,“早有耳闻”的赵健对此并不感到意外。“中央一直在强调廉洁从政”,赵健认为公车改革也是一种“大势所趋”。“以往出差,去下面的一些县市,就算单位不派公车,当地也是车接车送,出行不愁的。”在赵健的意识里,公车改革并不会对自己带来多大影响。

但从11月车改正式开始后,为出行发愁的事,赵健碰到了好几回。“单位很多车都封存了,有时一些活动单位车不够用,还要向租车公司租车。”赵健所在的机关,公车改革执行的很严格。突然失去公车,让赵健觉得“是有点不太适应”。

从政20多年,赵健头一次这么真切的感受到“公车改革”的威力。在他过往的20多年从政经历中,赵健从没有为出行“操过半点心”。

在这位“副厅级”官员看来,“有个车,配个相对固定的司机”,是一种“政治级别待遇”。对于领导干部来说,公车不仅仅意味着上下班有人接送,还省去了一些麻烦,“出差也很方便,什么都不用你烦神!”

一把年纪了,我是不是该去学个车?

根据此前江苏地区媒体的报道,江苏省级机关的车补标准基本确定:厅局级每人(包括副厅级)每月1690元,处级(包括副处级)每人每月1040元,科级(包括副科级)每人每月650元,科员及以下每人每月500元。

目前,南京市一级的车改尚未实施,但补贴标准已在各级公务员中热传。按这个初步方案,厅局级拟每人每月1690元,正处级每人每月1040元,副处级每人每月960元,正科级每人每月650元,副科级每人每月550元,科员及以下每人每月500元。

根据规定,中央和国家机关“车补”标准为:司局级每人每月1300元,处级每人每月800元,科级及以下每人每月500元。中央给各地划定了“三条红线”,一是改革后公务用车交通补贴支出总额必须低于改革前的公务用车运行整体费用;二是地方公务交通补贴标准不得高于中央和国家机关补贴标准的130%,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和其他边远地区标准不得高于中央和国家机关补贴标准的150%;第三条红线是改革以后不能既拿钱又坐车。

江苏属于经济发达地区,车补按上限发放在情理之中。据媒体报道,已经车改的湖北、陕西等省份也是按照中央标准的130%发放。

据《现代快报》的报道,事实上,在本轮车改启动之前,广东、浙江、江苏、湖南等省份在多年前就已试点公车改革。比如江苏已有47个县(市、区)“试水”推行公务用车改革。南京市下辖的所有区县和街道,至少于十年前就进行了车改。那次车改,除了公检法部门没有参与,区县中的所有部门一把手、副职都取消了公务用车。汽车补贴的标准是正处级每月发1800元,副处级1400元。苏南一些县市更高,科级领导干部每月2800元,副科级2400元。

在赵健看来,随着车补方案的出台,公车改革这只靴子终将落地。如何更规范的、更长效的解决公车改革后出现的“用车难”问题,就成为了一项迫切的工作。

赵健举了一个例子。他所在的机关一些核心业务处室,经常需要去一些较远的县市出差,许多地方并不在高铁沿线上。公车改革后,公务车辆大幅缩减。“厅里就几辆车,整个机关几百号人,一般性的出差肯定申请不到。”

赵健的一位下属科员算了一笔账:比如从南京去宿迁出差,来回500多公里。四个人出差坐一辆公车,来回油费大约300多元。如果这四个人做长途车,单程车票80多元,四个人来回车票总计640元。“整整贵了一倍,还很不方便,两三天跑完的事要多花一天在路上。”

据媒体的相关报道,南京可能将向其他一些城市学习,成立统一的公务车辆服务中心。这个中心会提供有偿出行服务或采取租赁车辆的方式保障公务出行。但赵健对此并不看好,“不知道怎么个租法,如果遇到急事,说走就走,怕是等不及租车。”

一场“公车改革”让赵健有些烦躁,同时也让赵健开始关心起那些原本不需要他费心的领域。

赵健开始尝试坐地铁上下班,学着用手机APP软件打车或订车票。闲暇时,赵健开始越来越多地和妻子商量,“一把年纪了,我是不是该去学个车,以后开车上班”。

事实上,赵健的家中有辆车,“那是买给儿子上班开的”。但在“是不是要学车”这个问题上,赵健坦言自己还是有些纠结,“我年纪也不小了,脑筋跟不上,怕学不会。”

他山之石

国外对公车怎么管?

瑞典

政府仅为首相官邸配备专车

可租公车用于私事

瑞典政府仅为首相官邸配备专车,其他大臣因公用车时才能享受公车服务。瑞典首相府管理的5名司机与12辆公车是专为首相与大臣们提供公务用车服务的,他们负责所有日常公务用车工作。若遇到公务车辆需求增加的大型外事访问等公务活动,瑞典政府则是临时从社会上租用车辆来完成公务用车的任务。

公务车“私用”在瑞典是严格禁止的,即便如此,也曾出现过公务车“被偷偷私用”的情况。为此,瑞典政府几年前在所有公务车上安装了一种专门设计的电子监控系统,通过里程计数器和代码发射器这两项技术的融合和中央监控台实时追踪来防止“公车私用”。

严防“私用”的同时,瑞典的公务车辆也可以有条件、灵活地用于“私事”。在没有公务任务、车辆闲置的时间段内,政府人员是可以从公务车辆管理部门租用这些车辆的。在缴纳了足够的租金后,租车者可以选择“私人使用”键启动车辆,在租期内将车辆驶向私人用途的目的地,在租期结束时完好地归还车辆。

韩国

公车使用前后要形成报告

购买进口车影响仕途

韩国《公用车辆管理规定》将公用车辆分为专车、一般公务用车、货车、巴士和特殊用车。只有次官级(相当于中国的副部级)及以上的公务员,才能配备专车,且只能用于上下班和公务出行,严禁私用。韩国国会议员均不配备专车,只是每年获得一定金额的汽车保养费和燃油费补贴。

韩国对于地方政府的公务车辆更是严格限制。首尔市曾经也“专车为患”,各级官员都有自己的专车,给市内交通带来很大压力,也是财政上的负担。市政府后来将专车数量减至6辆:为市长、3位副市长、市议会议长和首尔市立大学校长,即担任政府职务次官级以上的官员专用。此外还有5辆礼宾车,主要为外宾使用。

首尔市政府的一般公务用轿车现在仅有41辆,统一管理调配。一般公务员用车要提交书面申请,主管部门会根据目的地远近、能否使用公共交通、车辆使用时间等按申请顺序进行“透明化”调度。车辆使用后要提交使用结果说明,并按批次收归车库。

除了政府方面的管理外,媒体和公众都对公车使用有监督举报权,一旦被发现公车私用,会影响官员的晋升和竞选。

韩国还非常注重公务用车的“国有化”。尽管韩国并没有明文规定要求政府必须采购国产车辆,但公务用车中极少有进口车。媒体和民众对政府使用进口车非常敏感,一旦有官员购买进口车就会被打上“过度消费”和“不爱国”的标签,影响仕途。

日本

为每个局配备自行车

局长专车上下班只接送到车站

日本政府就国家机关使用公务车没有一个全国统一的规定。日本政府各部门内部用车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专用车,另一部分是共用车。公务车数量编制根据机关工作的实际需要配备,主要是根据需要配备专车的领导人数和机关公务活动的频繁度等情况决定。

专车原则上只能在领导执行公务的时候使用,不可用其办理私事。但是,大臣和副大臣的通勤属于公务,他们可以由专车接送上下班,而局长一般情况下只接送到车站,然后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上下班。

一般的公务员因公外出用车规定很严,如果是离机关不远,基本上都是步行,如果离机关比较远,大多骑自行车去。为此,总务省还为每个局配备了自行车。需要带资料等物品,乘坐一般公共交通工具不是很方便的场合才使用共用车。

英国

设置部门承担专车服务

政府花钱买服务

英国对公务用车的管理很严,鼓励政府官员公交出行。但是考虑到高级政府官员出行可能携带重要文件,英国政府也为高级官员提供公务用车,为他们参加公务活动,或者在伦敦市内上下班提供服务。另外,驾私车办公务者,费用按规定的比例报销,但需要提供相应证明。

英国运输部下辖政府车辆和快递局,负责为政府高官提供在英国境内的交通服务,该局的另外一项职能是为政府各部门提供递送文件的服务。根据该局网站上的介绍,该局是一个非营利部门。政府各部门若有高官用车和递送文件的需求,都要跟这个局提前预约,并支付相应费用。

政府车辆和快递局保证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为政府各部门提供公务用车。该局保证所有公务车司机均经过严格的背景审查,并通过安全培训和考核,能够安全稳妥地完成每一次出车任务。

根据英国的规定,政府车辆和快递局为首相和内阁部长提供“专车”,为他们配备业务精良、政治可靠的“专车”司机。目前英国能享受“专车”待遇的一共二十几个人。使用“专车”的部门,每年都要向政府车辆和快递局支付相应费用。

德国

公车分公车专用和私车公用

在德国公务用车分为两种情况,公车专用和私车公用。企业单位或者是公共机构一般都会有公共用车但是数量得有严格的限制,而且车体上涂有比较醒目的单位标识。除此之外车里大多有一本行车记录册,每次行车之后,用车人必须要在记录测上认证填写姓名、日期、公里数等等内容以便审计和监督。

澳大利亚

政府不养公车

如果要用车还需要出去租车

澳大利亚公务车的管理非常有特点,是由私营公司提供用车服务。政府部门在需要时租赁,不再养公车。这样一条政策是从1997的时候开始的,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将政府部门的公务车辆,卖给了私营公司,由私营公司为政府部门提供用车服务和租赁服务,政府部门就不再自己养车了。这是一种外部的管理模式,这种管理模式一个可以省钱,第二个可以杜绝一些以公济私的行为。(胥大伟/文)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胥大伟]

标签:公车改革 厅官 江苏 车改办 出行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