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P2P”投资者赵向东:用“养老钱”赌一把


来源:凤凰江苏

据媒体公开报道的数据显示,2015年1月到11月,江苏运营的P2P网贷平台数为138家,其中发生停止经营、提现困难、失联跑路等情况的问题平台数41家,占总数的30%,创下历史新高。 这其中,过半问题平台的“寿命”不超过半年

       

“100万没了,没了……”

50多岁的赵向东(保护当事人隐私,化名) 坐在南京某金融中心一栋写字楼前的台阶上,低头猛抽他的第三根烟。12月底的低温,将他冻得脸色发白。

他的身后,是一群嘈杂的维权投资者,咒骂声不绝,然而面对紧锁的办公室大门,此刻的痛苦、焦虑、愤怒,似乎只能自己知晓。

公开报道显示,这是2015年,江苏发生问题的第41家P2P投资平台,也是曾自诩“投资达人”的赵向东投资过的7家P2P平台中,“爆雷”的第3家。

20%的利息让他决定“赌一把”

“土豪死于信托、中产死于炒股、草根死于P2P。”这样的段子既是玩笑,也是事实。

据媒体公开报道的数据显示,2015年1月到11月,江苏运营的P2P网贷平台数为138家,其中发生停止经营、提现困难、失联跑路等情况的问题平台数41家,占总数的30%,创下历史新高。

这其中,过半问题平台的“寿命”不超过半年。

截至11月末,2015年江苏P2P网贷平台成交额322.52亿元,排名全国第五,同比增加127.01%。而2015年1月-11月江苏P2P网贷利率为14.46%,同比降低8.12%。

在“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P2P网贷行业中,赵向东经历了一半甜蜜,一半苦涩的2015年。

“最初想投P2P的原因和大家差不多,都是被路上的业务员拉过去,然后听了财富报告,觉得很动心。”

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十多年的赵向东,自认为不是“冲动型投资者”。“刚开始业务员不断劝说,但我还是保留了一分谨慎。年初的时候,我手里大概有150万元,这是我准备几年后退休的养老钱,和给儿子买房子的首付钱。今年用不到,就计划先存起来。”

3月份,赵向东接触了不少信托公司和P2P网贷平台,也上网查了不少关于理财的资料。“股市风险大,降息后银行理财利息又太少,所以主要考虑信托和P2P。”

做足了“功课”的赵向东,最后还是在P2P动辄20%以上的利息面前“缴械投降”。

赵向东回忆:“那时候,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信托公司业务员也经常联系我,但100万起步的理财,年化利率只有10%。P2P公司的业务员则对我保证只有收益没有风险,加上年化利率一般都可以拿到20%以上,我就不再考虑信托公司的产品。”

他决定“赌一把”。

“开始投得不多,而且和P2P理财群里的朋友交流之后,觉得分散投资更稳妥。“研究了多家平台之后,赵向东拿出50万,分别投在南京当地3家自称有第三方托管服务的P2P平台。

在赵向东看来,三家平台都出现问题,这个概率还是挺低的。他买的理财期限一般是1个月或3个月,利息在18%到22%之间。他每天身上都带着一张投资报表,以便查看哪家平台该收款了,哪家平台该转账了,又有哪家平台挣了多少钱。

“期间,有一家平台出现过延迟提现,当时官方说法是网络不好,过了大概一个星期又恢复正常了,所以当时没有太在意。”

到7月份,赵向东已投资过5家P2P网贷平台,期间投资额追加到80万,也小有“成就”,赚了七八万元。

还带动身边的亲戚投了几十万

“你贪的是它的利息,它要的是你的本金。”这句话成了大部分投资者的亲身体会。

尝到“甜头”的赵向东,从7月份开始,似乎渐渐忘记自己“谨慎”的投资原则。“完全被P2P平台的高收益吸引住了,而且,一旦买了15%、20%的P2P产品后,对其他理财产品几乎提不起劲来”。

他将150万元存款悉数拿出,分别存进4家P2P平台中。胆子大了以后,赵向东开始购买半年期和一年期的理财,利息都在20%以上,最高的达到30%,“还带动身边的亲戚投了几十万。”

“我选的P2P平台一般都是仔细考察过的,业务员承诺有先行赔付机制,即便借款方没有钱支付,公司也会拿出钱给客户,绝对不让投资人损失。”

而当被问及有没有实地考察过借款项目时,赵向东摇摇头。

正当赵向东沉浸在踏上“致富之路”的错觉中时,让他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

临近年末,吹起400亿泡沫的泛亚爆发危机、揽财700亿元的e租宝被查封。江苏P2P问题平台同样井喷,至展财富老总失联、6000多万资金无法兑付,融其道项目逾期、提现困难,上线刚刚半个月的“荣钻贷”突然失联……

11月,江苏新发生停止经营、提现困难、失联跑路等情况的问题平台多达9家。

赵向东投资的两家P2P平台,也踩了“雷”。

“以为公司地址设在市区的高档写字楼中,注册资金高达几千万,一切不用太担心,却没料到,网贷平台的官网突然打不开了,公司高管的联系电话怎么打都打不通。”

手中还握着公司宣传资料的赵向东连连摇头,“官网无法兑付后,我和一起投资的朋友都慌了神,现在我不求什么18%、20%的收益了,只要‘本金’回来就行。”

尽管警方已在着手调查,但赵向东表示:目前该公司是暂时“失联”,还是彻底“跑路”,大家都还不得而知。自己的“养老钱”和给儿子买房子的首付钱能否追回,他认为也得打问号。

2015年末,他收到朋友短信,说赶紧去某金融中心,新闻上都播了,你投资的那家跑路了!

赵向东心如死灰。

他说,投资了这么多年,都已经决定金盆洗手,回家养老了,最后还是因为欲望,被P2P浪潮拍死在岸上。

12.25%的年化收益率是“分水岭”

“P2P在2005年发端于英国,在严格的监控下,英国正常运营的P2P平台仅为40家左右,而中国有多达2600家。真正的P2P实际上是很有发展前景的,它解决了交易成本,信息对称的问题,但现在出了这么多的事情,都不是真的P2P,这就把P2P行业毁了。”一位银监会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一位监管人士指出,目前从事P2P行业大致可分为三类人,一类是搞互联网起家的,用大数据做业务;第二类是传统金融行业,比如银行人士跳槽创业;第三类是民间借贷出身。“第一类人好一点,以做信息匹配为主,更强调技术;第二类人也对金融有敬畏感;最怕第三类人办的P2P,出事跑路的也多集中在这类机构上。”

“P2P时髦啊!许多担保小贷、商业保理、融资租赁公司甚至房地产公司,老板们租台服务器买套网贷软件,就是P2P了。”业内人士透露,“大量P2P借贷软件是由第三方中小软件公司做的,只要20万元,一些平台连基本的HTTPS加密传输都不配备。”

“不少P2P公司会对员工进行‘华尔街之狼’式的洗脑培训”,一位P2P从业人员透露,“通过数量庞大的业务员和夸大其词的宣传,短时间内就能吸引大量的中老年投资者,业务员的提成也高得离谱,有的高达20%。”

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陆岷峰表示,“目前整个p2p网贷行业综合收益率为12.25%,这个数字很重要,相当于‘分水岭’,超过则意味着风险系数加大了,新平台更要格外慎重。”

此外,无监管是P2P“快生快死”的根源之一。没有监管,P2P让非法集资戴上美丽的光环。无监管之下,遭遇问题平台,投资人维权困难重重。

央行南京分行行长周学东指出,全国各省级金融办平均只有30多名工作人员,少的不到10名,专职监管人员一般只有3人到5人,却要监管全省数以百计的小额贷款公司等机构。

江苏省金融办银行二处处长颜咏认为,互联网金融行业需要他律,监管政策就不能缺位。目前,《P2P网贷监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发布,明确无风控能力平台将退出市场。然而,从文字到实施,也许仍然任重道远。(黄雅/文)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黄雅]

标签:P2P 赵向东 投资者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