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百年故 吴氏中丞第问谜


来源:中国常州网

文化宫广场南侧的和平南路,高楼环立,现代气息扑面而来。而路中段横卧市河的单孔石拱桥新坊桥偏如老僧入定,虽高不过数米,却格外醒目。毕竟已1500多岁高龄,看惯了南朝至今的纷繁世事。桥北东拐便入一条400

文化宫广场南侧的和平南路,高楼环立,现代气息扑面而来。而路中段横卧市河的单孔石拱桥新坊桥偏如老僧入定,虽高不过数米,却格外醒目。毕竟已1500多岁高龄,看惯了南朝至今的纷繁世事。桥北东拐便入一条400米长的巷子。据说古代织麻者聚居于此,得名“麻巷”。经大规模改造的麻巷,已难觅旧影,唯剩巷北一组占地1400多平方米的清代中期建筑——吴氏中丞第孤独地诉说着往昔的故事。

宅第的老主人吴光悦是清嘉庆元年(1796)进士,在京先任内阁中书,曾入值军机处。后外放为官,先任宁国知府,最高升任江西巡抚,属当时“中丞”级别。府第原有五进,每进六间,后面还有占地近五亩的花园,惜头进门厅与后花园已荡然无存。初入吴氏中丞第,穿行其间总觉别扭。左曲右拐,全无章法,似乎有意在掩饰什么,自然陡添几分困惑。它分明是江南传统明清宅院的悖论。轿厅、大厅等整体建筑,与街巷偏设计成斜角状。由于其不循规蹈矩,以致与左邻右舍的建筑显得极不协调。建造者对地基有着特殊兴趣,后进建筑总比前进高出许多,土垫石铺,级级抬高,以致最后一进呈鹤立鸡群之势。苏南地区的深宅大院一般成对称形,以中轴线为准,气派非凡。它偏反其道而行之,门与道间毫无规律可言。外人不得不胡乱摸索,怎么也找不到庭院深深的大户人家的感觉,反倒生踏陷迷宫之虑。再加上建筑本身大多用料一般,单个随你瞧也平平,蜻蜓点水的寻常人当然难品味出其内含的深蕴。

细读图纸,全貌观赏后,你会惊讶地发现,整座建筑群均严格按座北朝南的方位。之所以明显偏差,其实是麻巷走向曲拐的缘故。而节节抬高的房基,则寓“步步高升”。尤其那违反中轴线原则的非对称构思,决非有意对传统建筑理论的挑战,而是主人不愿让路人一窥到底,造成比显赫,赛暴发的错觉。故意曲里拐弯,外貌似普通百姓家,委婉地告诫子孙后裔,学而不骄,富而不奢,官而不阔,方是升达的真谛。体味人生,这座建筑群的三大特色不都巧妙地寓合其中。欲促学业、仕途节节高,不就首先得摆正追求的方向,丝毫不为世俗观念所左右,凭藉含而不露的不懈努力,达到事业的顶峰吗?

大厅后的第四、五进,灰墙围隔,中嵌砖刻雕花门楼,形成一独立格局。天井相间,草木杂生,显露是最初家眷的生活区域。时移景换,除了轿厅还剩两户吴氏后人外,现住吴氏中丞第的数十户人家,都外姓杂居。大概很少有人想到,一位辛亥革命时在常州曾叱咤风云的老人,晚年就寄寓在此10多年,著成《蒙兀儿史记》160卷,纠正了《元史》的众多谬误,奠定了其在中国史学界的大家地位,直到1921年秋病逝。他名屠寄,字敬山,1856年生于常州,早年曾在北京等地任教。1888年应两广总督张之洞之邀到广州,任广雅书局校阅兼广东舆地局总纂。1892年中进士后,正式开始了他10多年的官宦生涯。当过地方官,任浙江淳安知县;也曾赴边疆,领黑龙江舆地局总办兼军务处差事;而更多的却是与教书授业有关的职务,先后任翰林院庶吉士、京师大学堂正教习、奉天大学堂总教习、南通国文专修馆馆长等。倦鸟归林,1910年他几番犹豫后飞回故里。原意在吴氏中丞第隐居读书,远离政治烦扰。岂料次年便武昌起义,不久常州光复后,屠寄竟众望所归被选为民政长。数月后,袁世凯篡政,他愤而辞职。从此专心著述,终使一代史学名著问世。随意询问几位住户,都难讲清这位老邻居有什么业绩成果。遗憾之余,耳畔回荡起屠寄辞职时的坦言:“我年近花甲,世间禄位,久已视同浮云!”释然间,渐品出几分禅意。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王茜]

标签:吴氏 百年 常州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