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胥溪河也有两千五百岁了


来源:南京日报

听到大运河成功申遗的消息,便想到了南京的胥溪河。这条位于高淳区固城镇与定埠镇之间的运河古道,和大运河苏州段的“胥江”同为古胥河的一部分,同样历经2500多年的沧桑巨变。虽然有关其历史地位一直存在争议,

听到大运河成功申遗的消息,便想到了南京的胥溪河。这条位于高淳区固城镇与定埠镇之间的运河古道,和大运河苏州段的“胥江”同为古胥河的一部分,同样历经2500多年的沧桑巨变。虽然有关其历史地位一直存在争议,其河道也曾因淤塞等诸多因素而几度兴废,但如今,它依然是苏皖间重要航运通道,明年还将迎来再一次复兴。让我们听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专家讲述古老胥溪河的坎坷经历吧。

胥溪

有关河道的历史地位,一直存在争议

古胥溪地理位置示意图(王恢《中国历史地理》)

据参与大运河申遗的苏州文物局专家介绍,大运河苏州段的“胥江”,相传是春秋时期吴王阖闾命伍子胥督役开凿,起自苏州胥门,入太湖,再经宜兴、溧阳、高淳,在安徽南部的芜湖注入长江。所以,全长约225公里的河道中,有胥口、胥湖、胥溪等多条水路以伍子胥名字命名。其中,胥溪就是指位于南京高淳区固城镇与定埠镇之间的运河古道。

胥溪全长约30公里,分上、中、下3个河段,上河在东坝以西至固城湖口,连通水阳江水系,长9.7公里;下河在下坝以东至朱家桥,连通太湖水系,长15.3公里;中河在东坝至下坝之间,切开原来的分水岭把两个水系相连,其长5公里。

这条历时2500多年的古老河道,在2009年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工作中被列入新发现文物点,受到了文物法的保护。但是,有关这条河道的历史地位,一直存在争议。

最大的争议,在于它是否是“世界最古老的运河之一”。眼下,很多人都认为这个“最”属于吴王夫差开凿的邗沟,依据是《左传》中有“吴城邗,沟通江淮”的记载,而这是最早的有关运河的可靠文献记载了。但是,如果胥溪河确是吴王阖闾所开凿,那么,它的年代就应该比邗沟至少还要早20余年。而胥溪河没有戴稳桂冠,和人们怀疑它是否是由人工开凿的运河有关。

胥溪河由伍子胥加以疏凿的说法,最早可追溯至宋代。宋代水利家宜兴人单锷于元祐四年(1089)所著的《吴中水利书》引用了钱公辅之说:“自春秋时,吴王阖闾四年(前511)用伍子胥之谋伐楚,始创此河,以为漕运,春冬载二百石舟,而东则通太湖,西则入长江,自后相传,未始有废。”然而,在《左传》《国语》《史记》等传统权威文献中都没有相关记载,故此说不免让人产生怀疑。

更有研究者认为,胥溪河是古中江的一部分。我国最早的地理著作《禹贡》中有“三江既入,震泽厎定”之说,其中就包括从芜湖至太湖的“中江”。《汉书·地理志》则记载“丹阳郡芜湖,中江出西南。东至阳羡入海”,这里中江所行河道正好经过今高淳胥溪河一带。“江”在古代是大河的通称,只有波涛滚滚、河道宽阔的自然水道,才会被称为“江”。所以,他们认为胥溪河应该是古已有之的自然河道。

不过,后世地理地质学家大都倾向于胥溪河确为历史较为久远的人工运河水道。1917年,同样曾被胥溪河问题所困扰的著名地质学家丁文江先生,来高淳做了实地查勘。之后他在《扬子江下游地质篇》中明确表示:“余意中河乃人工开凿之河道,盖就此河川谷之狭隘,河身之平直,及两岸之黄壤高崖,均可证明此说之正确,苟江水曾经流行其间,则无论江水如何微细,亦必留有若干之志认,凡熟谙此处地形之中国作家,亦多为此说。且两坝之建筑年代,今犹班班可考,而此河亦必属世界最古运河之一,可以无疑也。盖此河实即纪元前五百十一年,吴王用伍员计,开河运粮伐楚所凿,故史亦称此河为胥溪。”河海大学汪家伦等人在《关于胥溪运河的若干问题》一文中,也列举“至少有三条理由”说明胥溪非自然形成的河川。

事实上,1987年为兴建下坝水闸而疏浚河道过程中,在清除约6米厚的淤泥后,发现了裸露的河床。据现场考古工作者撰文回忆,“河床被开凿痕迹明显”。胥溪河所凿之地为茅山余脉的破碎带,土质十分坚硬,难以想象工具原始简陋的古代劳动人民为此付出了多么艰辛的劳动!

而胥溪通航在当时意义重大。有了它,吴国的舟师就可直接出现在安徽芜湖市附近的大江之中。据说当年吴国六万水军,由太湖出发沿着胥溪悄悄西进,突然出现在巢湖楚军面前,结果五战五捷,攻破楚都郢。而如果没有这条水道,吴国的舟师就须由姑苏(今苏州市)北入大江,再溯江西上,不仅路途遥远,还要经历江上风涛之险,最终战果如何就很难说了。

[责任编辑:薛洁]

标签:胥溪河 河道 有两千五百岁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