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慢摇缅甸 嗅到时光的味道


来源:中国国家旅游

生活时速降至20 迈 缅甸让人和喧嚣、繁忙隔开很远,生活“时速”直接降到20 迈,“沟通无极限”绝对不是这里的人们所追求的。初到缅甸时,仰光机场安静得像一个博物馆,中午时分只有一架飞机降落。 待了半个

生活时速降至20 迈

缅甸让人和喧嚣、繁忙隔开很远,生活“时速”直接降到20 迈,“沟通无极限”绝对不是这里的人们所追求的。初到缅甸时,仰光机场安静得像一个博物馆,中午时分只有一架飞机降落。

待了半个月后,我常暗自嘀咕,国内那些以高效著称的白领们若是来了缅甸,估计会抓狂——交通不太便捷,手机没有信号,电脑上能打开的页面只有GMail 和Google,可选内容极少。但也正因为如此,人的心灵节奏可以真正慢下来,眼睛可以在繁华之外看到信仰和善良。

清晨,小马夫Thet Lwin 按照约定来接我去看佛塔,他坐在极具东南亚特色的TUTU 车上,一张嘴,露出了暗红色的牙齿,那是槟榔的印记。

在缅甸,女人爱抽烟,男人爱吃槟榔,人们用新鲜的绿叶包裹槟榔,再加上各种不同的配料,一起送进嘴里嚼,我常在街上看到有人贩卖此种“烟草”。Thet Lwin 热情地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包,建议我也尝一颗槟榔,我毫不在意地接了过来,刚丢进嘴里,一股又凉又辣的味道就直冲上头顶,不由得头晕反胃,慌忙又吐了出来。Thet Lwin早有准备,站在一边嘿嘿地笑。

行走在缅甸深处,悠然自得的画面随处可见:碧蓝的河水,绿葱葱的田野,土路旁绿树成荫,阳光从树叶罅隙里洒下,那些穿着隆基(缅甸男士喜欢的一种纯棉服饰,类似直筒裙)的男人,脸上涂着檀那卡(当地黄香楝树皮汁液,有护肤防晒功效)的姑娘,嚼着槟榔的老人,湖水中嬉戏的孩子,眼睛都是清澈明亮的,笑容都是纯朴善良的。茵莱湖边,风中夹杂着水草的味道,水鸟追着渔船的船尾飞翔,刚刚捕捞上来的大鱼在网里活蹦乱跳,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在这里,会觉得时光很长,几乎停止,而人像被催眠了,落入一场不愿醒来的酣梦里。

夕阳西下,我饥肠辘辘地跑进客栈老板娘的厨房,黄澄澄的咖喱在锅里闷声闷气地翻滚,刚做好的鱼酱沙拉清爽又鲜美,舀起一碗米粉加鱼汤做成的鱼粉汤,脚边的小猫跳跃徘徊,不停地用小爪子拍我的小腿,眼巴巴地望着我手里的美食。围着碎花长裙、挽着发髻的老板娘从后厨转出来,斥责着小猫,透过灶间的烟雾对我微笑,我一边伸出大拇指夸赞她的手艺,一边喊着明天早餐要吃她用椰子、鸡肉咖喱加面条做成的椰奶面条。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林元沁]

标签:旅游 境外 慢生活 缅甸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