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座徽州古宅的“移民”之路


来源:中国国家旅游

一座有200年历史的徽派古院落,费时六年,从安徽黄村远隔重洋一砖一瓦入驻美国海边小城塞莱姆,它原本即将凋萎的生命重新张扬了起来。透过这条“时光隧道”,人们看到了当年的格子花窗、雕花大床、麻将和家谱,走

变身

1997年,一个大胆的搬迁计划从构想进入了实施阶段,荫馀堂开始进行解体调查,工程师绘图、拍照,工匠们则给各个部件做上记号。

异地重建是一个浩大繁琐的过程,光是拆除工作就整整进行了四个月,所有原始信息都需要保存下来,进行编号,记录原有的结构、安放方式,美方建筑师把所有数据输入电脑,为每个部件建立永久标签。拆下来的部件包括2735个木构件、972块石片和当时屋内摆放的生活、装饰用品,甚至连同鱼池、天井、院墙、地基、门口铺设的石路板和小院子也拆了下来,将原封不动搬到美国。

1997年底,这座建筑面积400多平方米的徽派砖木老房子,装满了19个国际集装箱。从上海出发,经巴拿马运河运抵纽约港,然后于1998年2月用卡车运到马萨诸塞州的仓库。

随后几年,中美两国的文物专家与特意从安徽当地聘请的多批专业木匠,对荫馀堂各个部件进行测量、称重、分析及修复,并将损坏腐烂的木质部件按原样重新打造。毕竟中美的建筑法则不同,复建时,美方建筑师遇到不少挑战。比如荫馀堂不是根据现代的建筑安全规范建立的,内部也没有电源;屋顶瓷砖没有上釉,难以适应新英格兰地区冬天的严寒。经过中美专业人员的合作,最后不仅按照原貌复原了荫馀堂,同时也使其符合了现代的建筑规范。

当荫馀堂的木头框架第一次竖立在皮博迪博物馆中时,已是2000年9月。2000年11月,中国古建筑专家、曾师从建筑大师梁思成的罗哲文先生亲自到波士顿,加入荫馀堂的备展工作。

在中国,荫馀堂只是众多传统建筑中的一座,根据当时的标准,甚至无法挤进文物保护的行列;而在美国,它是独一无二的,像艺术品一样得到精心修护。2003年6月,荫馀堂终于加入到皮博迪博物馆已收藏的23栋历史建筑的行列,正式向公众开放。据说第一天排队参观的人数就超过一万。

重生

塞莱姆位于波士顿东北一个狭长的半岛上,是美国最古老的小城之一,18世纪时是一个繁忙港口。籍由贸易港的地利之便,当地商人从世界各地收集精品,也非常支持自然、文化与艺术的研究,于是皮博迪博物馆应运而生。

博物馆最大的捐助者乔治·皮博迪(George Peabody)通常被认为是现代慈善机构的创建者。他幼年只接受过4年学校教育,一生中捐助了22所教育机构。其捐赠包括伦敦的皮博迪基金会、哈佛大学的皮博迪考古与人类学博物馆、耶鲁大学的皮博迪自然科学博物馆等。如今,塞莱姆的皮博迪博物馆已收藏艺术品近200万件,拥有两座藏书超过40万册的图书馆和24栋历史建筑。

在皮博迪的所有收藏中,最引人注目、也最令博物馆自豪的,就是搬迁自安徽黄村的荫馀堂,它是美国本土上唯一的一栋清代建筑。

因为此宅来之不易,博物馆对它的管理与保护也相当特别。博物馆门票15美元,参观荫馀堂要另外再买一张5美元的门票,参观人数有限制,参观时间仅限半小时,且必须跟随导览按批进入,不允许带背包,严禁摄影,就好像朝圣一般。很多美国人参观时脸上都露出一副好奇而兴奋的表情,而当我看到那高高的马头墙时,则像是老友重逢。

荫馀堂开间并不大,单层只有200多平方米,建筑结构非常紧凑。游客们可以来回走动。在国外的博物馆里,人们通常看到的总是中国的帝王建筑或是文物珍品,是精心选择的一个文化切片;而通过荫馀堂,没有到过中国的外国人第一次有机会看到中国平凡人家真实的生活状态。荫馀堂的每处设计、布置、陈列都打下了深深的时代烙印,从中可以窥见中国的建筑艺术、民俗文化和中国人的价值观。它不仅保留了建筑与文物,也保留了几代中国人的生活痕迹。所以罗哲文先生说,荫馀堂在民俗研究上的重大意义,不亚于这栋房子本身的价值。

漂洋过海的荫馀堂保护之完好,也令黄氏家族第36代后人黄秋华惊讶。他曾受馆方邀请专程赴美参观,看到曾经住过的老屋和熟悉的生活用具,他说:“当时就觉得我们已经穿越时空了,因为我们的房子在我的记忆当中已经被拆掉了,这时候突然展示在我面前,我觉得非常激动。”

当我看到荫馀堂完全保持原貌的家具、家谱、祖先画像、老月份牌,看到老式的雕花大床、陈旧而满是油迹的床单、女人的发簪、家人的信件,看到精致的格子花窗和中国人熟悉的暖瓶、脸盆、算盘、麻将、墨斗、烛台,看到重建时绘制的足有数百页厚的施工图纸和黄家人的账本印章……内心的感动也无以言表。

离开荫馀堂时,我忍不住对一位工作人员说:“我是从中国来的,我去过徽州。”于是我们聊了起来。这是一名高大的黑人,他告诉我,他曾经在越南服役,打过一年仗;后来到了博物馆工作,主要负责荫馀堂,他很开心,因为来的人都很享受参观的过程。他自己也觉得荫馀堂非常棒,“简直是个时空隧道”,他说,“这里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和美国不一样。”

在荫馀堂公开展览的那一年,南希出版了一本书,叫做《荫馀堂:中国房屋的建筑与日常生活》

(Yin Yu Tang: The Architecture and Daily Life of a Chinese House),详细记录了关于荫馀堂的一切。为了方便无法前往博物馆参观的人们,皮博迪博物馆为荫馀堂做了一个十分精美的三维网站,介绍了老宅的简史、建筑装饰特色、搬迁保护过程和黄家的家谱世系、来往书信等,通过照片、视频、3D透视图、Flash动画,全方位再现了荫馀堂。

虽然严格限制人数,但是从2003年至今,也已经有约50万人参观过荫馀堂。一位参观者说:“去中国旅行超过了我的预算,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机会,让我得以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这也是我最后想说的话:如果你有机会到美国旅行,恰好到了波士顿,别忘了抽出半天时间去塞莱姆看一看荫馀堂。这座普通的中国传统宅院,不仅加深了美国人对中国的理解,也加深了我们对自身的理解。这座建筑是有生命的,它是关于中国人的一段鲜活的历史。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林元沁]

标签:旅游 境内 慢生活 徽州古宅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