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循着雨水漫步 寻找记忆里城南老宅的味道


来源:金陵晚报

“黄梅时节家家雨,”这几乎是童年回忆中不变的景致,绵绵细雨总能寻找到缝隙,在老屋的墙面留下自己的痕迹。当雨点落在黑瓦上的时候,山墙的植物也察觉到雨季的信息。几乎是一夜之间,原本近似枯萎的植物,突然间焕

“黄梅时节家家雨,”这几乎是童年回忆中不变的景致,绵绵细雨总能寻找到缝隙,在老屋的墙面留下自己的痕迹。当雨点落在黑瓦上的时候,山墙的植物也察觉到雨季的信息。几乎是一夜之间,原本近似枯萎的植物,突然间焕发出勃勃生机,变得一片苍翠。

曾经的老宅,早已被高楼林立取代。对老宅的记忆,不仅仅是院中的老井,年龄相仿的玩伴,还有在这满是苔藓的山墙边,雨季的味道。

雨水带来浓浓的人情味

城南老巷,吴先生走在高岗里附近蛛网般交错的小巷,雨水如顽皮的孩子,总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给你脖颈带来点滴冰凉。

巷道里开始忙碌起来,小商铺忙着将货物搬到屋内,拎着早饭的大妈,加快了步子……“下雨啦,收衣服咯!”不远处传来阵阵吆喝声,对于久居巷中的居民来说,这吆喝声如同命令,很快便四散传开。

各家各户的小院里,套着拖鞋,穿着裤衩背心的大爷大妈们,举着衣服叉,一路小跑,和雨滴比速度。谁也不会去追问,吆喝声发自谁的口中,更不会有人主动炫耀。久居的街坊对此早已习以为常,打小便耳濡目染,并代代流传。雨水或许不知道,正是它让巷道里多了浓浓的人情味。

孩子总是顽皮的,雨水亦是如此。屋檐刚刚打湿,衣物还没挂进家中,雨水便停住了节奏,天边貌似还隐约透出阳光的痕迹。老人们深知,黄梅天雨水的脾气,挂好衣物,坐在躺椅上笑看梅雨耍弄的小伎俩,更大的雨水不久便如期而至。

树荫下满是快乐的痕迹

记忆中,每逢雨季,老宅的房间里总透着一些淡淡的霉味,那是一种木板混着青苔的味道,是一种旧的味道,也就是老宅留在记忆中的味道。

随意拐进一所小院,弯弯折折,古朴的山墙、发黄的板墙、湿滑的地面、沾满雨水的蛛网……小院很安静,雨水在屋檐下挂起一道帘,“啪啪”落在下方的青石板上。很久以来,雨水默默雕琢着坚硬的青石,光滑的石板上一个个凹凸不平的小水坑,见证着老宅的年轮。

雨水浸湿了斑驳的山墙,青翠的苔藓在青砖缝隙中扎下根,焕发出勃勃生机。记忆中,老宅的天井小院里,为数不多的植物除了苔藓,便是院中的那一棵老泡桐树,宽大的叶片为小伙伴们遮挡了多少夏日骄阳,斗蟋蟀、玩游戏……树荫下满是快乐的生命的痕迹。不知它的归宿如何,还记得它粗壮树根硬生生在墙壁上挤出一片空间,娇艳的紫花,掩映在树梢的一片苍翠中。

听着雨水落在屋檐的声音

上百年来,巷道里的砖墙旧瓦庇护着一代代的南京人,日子过得平淡、安逸。古旧、破败,但却处处透着历史的深沉与沧桑巷道中,街坊们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方式。

近百年,人们在这里经营、收获、生育、繁衍,百年后的今天,这里仍然是一片源源不断滋润、生长着的福地。

磨盘街、同乡共井、谢公祠、荷花塘,小巷四通八达,一人独步其中,倾听着雨水落在屋檐的声音,慢慢让心情安静下来,记忆中的往事如雨珠,串串冒起,点点远去,如过往的云烟,想起儿时与玩伴一道在雨中撒欢,浑身湿透却依然傻笑的面容……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王茜]

标签:雨水 老宅 记忆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