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苏州新造园记


来源:新旅行

苏州的古人乐于模拟自然,他们将亭台楼阁、泉石花木组合在一起,在闹市创造出变化多端的“城市山林”。这么多年来,园林始终是苏州最清雅的生活。如今,当置身于越来越现代的苏州,我发现,古典园林的风貌也在悄

苏州的古人乐于模拟自然,他们将亭台楼阁、泉石花木组合在一起,在闹市创造出变化多端的“城市山林”。

这么多年来,园林始终是苏州最清雅的生活。

如今,当置身于越来越现代的苏州,我发现,古典园林的风貌也在悄悄改变。

苏州的文人雅士不再满足于简单地继承园林,而是以自己的方式改造着它们。

雨天的苏州有些阴郁,有些缠绵,桂花的香甜之气,在城市的角落里漫延开来。与此同时,弥漫于城市的还有丝丝凉意和花雕的沉香。这时,苏州人会听着“月落乌啼霜满天”的弹词,配一桌美味佳肴,阳澄湖来的大闸蟹煮得通红摆在八仙桌的正中间,一支香气四溢的桂花插在净瓶里;轻卷竹帘,窗外升腾起来的是水气氤氲,假山石后的绿色芭蕉自顾自地有着无限闲情,苏州画家叶放如此说:“这就是姑苏城的滋味!”

姑苏人就是这样擅于摆弄情调,自眼神和举止看过去,仿佛个个都擅于吟诗作赋、画得出“雨打芭蕉”的泼墨写意。而无论他们做什么,总离不开姑苏城千百年来的园林诗意的影响。

园林渗透了苏州人的生活,河水边的围墙是弯弯曲曲的白色,黑色的瓦、漏花的窗。青石桥的线条简洁

而流畅,这样才搭衬得出一个婀娜的苏州女子穿着丝绸旗袍袅袅而过的背影。在苏州城开始向现代蜕变的时候,这种画面便愈发显得珍贵。如今的苏州人是继承了园林的生活,或对之钟爱有加,或发扬其古韵,或增之以现代风味。

南园内的庭院深深

 

(图/来源于网络)

十全路上的南园算得上是苏州风水最好的一处宅院了,最初入住南园的时候总嫌园子庞大,自我住的南枝楼到东门的Breezy Café需要走二百多米,但这一路的植物却多得数不清,尤其是那几株茂盛的桂花,开着小小的黄花,泛滥出甜甜腻腻的香气。

在来苏州之前,一个苏州朋友反复给我推荐南园,理由是:“蒋介石曾经的花园别墅,一定不错!”但到了南园之后,打动我的却不是那段历史,而是茂盛的园子、陈年的老楼和沉静的湖水。

丽夕阁是最受欢迎的别墅,这就是当初的蒋家别墅,铜质台灯、丝绸混搭纯棉的床单、纯羊毛地毯、按摩冲浪浴缸和复古的色彩,使顶层的大使套房显得格外华丽。出了楼阁,站在阳台上可以望到姑苏城一片片老房上的屋瓦,夜风吹来万家灯火的灿烂光芒,姑苏女儿刘嘉玲入住南园时也是选择入住这里,想必也是为那份浓浓的老城情调。

荷花轩是我在南园最喜欢的餐厅,每到下午,阳光穿过荷花轩的临水落地玻璃窗,把温馨的餐厅照射得玲珑剔透,墙角水瓶内插着荷花,耳畔是清雅的古筝声,我总想其实在这里更适合喝一杯清茶。总厨林俊面相硬朗,带着一种很酷的表情向我讲述苏帮官府菜的概念,我曾在第一晚时品尝到了他最推崇的红烧河豚,口味新鲜,入口即化。

立于老房之上的筑园

 

(图/来源于网络)

平江路令我想起了十多年前的丽江,潺潺水流,大石桥畔的咖啡都是那么值得留恋,就像今日平江路上的老书虫咖啡和明堂客栈。我坐在MingTown Café里点了一杯Cheese Cake 和淡淡浓香的Cappuccino后,欣赏着后院的高大山墙,我突然感到苏州的布尔乔亚情调正逐渐浓郁。

将布尔乔亚情调带到平江路上的是一群来自上海的年轻设计师们,但当平江路开始热闹时,他们却彻底沉静下来,筑园是他们的私人建筑会所,半掩的大门拒绝了门口踯躅徘徊的游客。

筑园的设计简洁明快,面对门口的墙上悬挂着一张发黄的古旧地图——筑园的改造示意图。大厅的左首是一个吧台,吧台内的年轻服务生永远都带着莫测高深的神情,叫一杯咖啡或者是泡一壶茶,坐在工业设计痕迹浓重的椅子和桌前,我不由感到自己也被融合进设计构想中,成为筑园的一种装饰。

设计师郑岗自上海匆匆赶回苏州得以与我见上一面,与我分享筑园的建筑秘密。他从画廊内的一幅幅图片讲起,原来这所老房子内的很多建筑都暗藏机关。在改造之前,他们造访并参考了很多德国的老房子改造和保护的成功例子,全院的设计师参与拿出了设计方案,力图做到既体现现代的使用功能又可以保护老建筑。在当初的建筑设计图上,我看到老房子的平面图被分成为三种颜色,每种颜色分别代表:维持原样、外表维持原样内部改造、全部改造,以精密水平测量仪测量的尺寸精确到毫米。画廊一侧的墙壁是一面老墙,为了保护这面老墙壁,设计师们先在老墙上加固,而后再加上另外的一层外壁,外壁上再加上保温层。为了解决老房子的保暖问题,设计师们在地板和墙壁里全部都铺了电缆式地热。画廊天花板的几何等腰直角线可以透出天光,在天花板外还铺设了一层建筑玻璃。楼上的4间卧室,当初是两面随时都可以倒塌的二层楼,设计师们使用了密密麻麻的钢材支架,以保证二楼房间的存在。现在二楼的卧房装饰极其现代,若没有百叶窗外平江路上的老房子风景,你会产生一种身处北欧的错觉。

筑园是一个在维护与创造上做出大胆变革和设想的园子,在每个拐角都可以看得到新与旧的结合,而且二者相互融合,几近完美。

林俊十分慷慨地向我传授了诸多烹饪技巧,比如料理河豚时,需要将猪油熬制10分钟后再放入河豚慢慢炖,只加入酱油、葱、姜等简单的作料。螃蟹自然是这一季节的首选美味,每天清晨都会有新鲜螃蟹、大虾、长江鲥鱼送到酒店,在酒店工作了20年的林俊率领厨师们不断创造新的做法,螃蟹的制法就有多种,清蒸、煮都不出奇,最有创新的是蟹蒸螺丝,尤其此时的蟹膏肥肉壮,品质顶级,而螺丝来自阳澄湖,掐头去尾,放入花雕、姜丝清蒸,味道最是鲜美。在荷花轩内,虽然不在室外,但赏月依然有着绝佳的角度和气氛,并且不受室外蚊子的骚扰,菜单最好是一盘蒸蟹、一道鸡头米、一道秘制小羊腿、一道应季的时蔬,一点点萝卜干,再配上一壶烫得温热的沙洲优黄,这样的中秋夜是不是很令人遐想?

雨打芭蕉礼耕堂

 

(图/来源于网络)

同样处于平江路,礼耕堂远离主路,虽然离群索居,但却很符合历来大户人家的风格。园子的全称叫做潘宅礼耕堂,潘氏曾富甲苏城,在苏州城先后购置的类似宅院有13处之多。和很多重新装修过的老园子相比,礼耕堂朴素得有些寂寞,白日里的最后一声蝉鸣成为园子里仅有的热闹。接待我的余小姐说:“天井里的两处芭蕉长得很好,若是赶上下雨,就可以听雨声了。”

礼耕堂的老宅保存得完好,3处厅堂、6座门楼基本完整,尤其那座在大宴会厅前的高大雕花石门楼,如今在苏州城内可算得上屈指可数,梁书同所写三个大字“礼耕堂”的匾额依然存在。漫步走在光影倏忽的长廊内,仿佛可以听得到时光的声音以及脚步踏过水磨青砖地面的嚓嚓声。

品茶在“酌雅”楼,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名茶配以上好的青瓷,的确酌得风雅。礼耕堂的茶多,龙井、铁观音、普洱都是佳品,九品香莲、玫瑰莲心无不取了好听的名字,话语温软的余小姐在窗边细细地为我煮茶,低眉之间,是姑苏女子的沉静。端了杯茶,坐在老榆木的椅子上,自酌雅楼放眼望去,是前边正厅的高大屋檐,从未觉得屋瓦可以美到这种程度,蕴含着一种变换多端的光影。屋内的老物件摆放得很多,卧榻是红木的老家具,壁上的德梵禅画、珐琅彩的青瓷茶壶、被时光磨得发光的榉木圈椅,一件件都需要仔细把玩琢磨。

夜晚到来,深宅大院里的大小灯笼点起,觥筹交错下的江南盛筵,是礼耕堂一直坚持的苏州味道。礼耕堂的大师傅是苏州人,每年都要到苏州各地去寻觅最佳的配料,来改变下一季的菜单,我来时正巧赶上他外出归来,正在闭门制作这年秋冬两季的最新菜单。苏派的官府菜尤其讲究鲜,料理精致,再加上私家二字更上了档次,稻草扎肉、松鼠桂鱼、水八鲜都是备至推崇的菜品,而应季的阳澄湖大闸蟹被礼耕堂演绎出了传统苏派文化的境界,堂里堂外的菊花盛开,持螯赏菊是礼耕堂每年秋季的必有项目。大厨沿袭苏州最古老、最纯正的食蟹方法,小馄饨、苏式小点、苏州小菜是口味上的协调搭配,并用宜兴紫砂壶温上陈年花雕,食完蟹八件后再饮一小杯姜汁红糖茶,中秋月夜里的寒气立时全无。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林元沁]

标签:旅游 江苏 慢生活 苏州 造园记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