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执意西湖|寻找理想中的杭州秘境


来源:悦旅网

在杭州,不管是商人还是僧人,最后总是会和文人的生活习性靠拢,有些东西很奇妙,我们从小被辛苦填塞的中国古代诗词总有一天会侵蚀我们的灵魂,不管我们今日为什么奔波,为了什么憎恶自己,厌倦自己。

在杭州,不管是商人还是僧人,最后总是会和文人的生活习性靠拢,有些东西很奇妙,我们从小被辛苦填塞的中国古代诗词总有一天会侵蚀我们的灵魂,不管我们今日为什么奔波,为了什么憎恶自己,厌倦自己。而我们所有人,最终也会慢慢地去靠近自己的理想,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

欸乃一声山水绿

这地方原本我应极熟悉,曲院风荷,多少次学校活动必要来的地方。北山路更是踩破每一片地,损友们一起在这里摆舟偷偷溜上湖心三岛的经历罄竹难书。这里距离我的中学只有一座葛岭,每次课外活动都会翻过岭,然后从北山路一路啃冰淇淋一路往回走。这是归家的路。如今却也要从这里去酒店,只是我从来不知道有这条水路。

繁忙的楼外楼的门口,依然是蓝印花布装饰的西湖游船,杭州西子湖四季酒店在船上放上小吃零嘴,绍兴来的船夫说一声走,船便荡了开去。这是酒店刚起的新项目,从西湖边用船接客人直到酒店的码头,或者将客人送回。

我原本以为没有惊喜,这里毕竟太熟悉。但只是离开开阔的水面钻进个桥洞,眼前的一切突然变得陌生,水道狭窄,更像西溪湿地的样子,只是两边水榭时不时从绿树花荫中钻出一角,显示毕竟西湖,绝非粗野水乡。这里是曲院风荷园内的水道,自从西湖整体开放以来,这些水道早已四通八达,平时此类小船也能进入,只是游客大多不知道,船家倒是知道的,鉴于游客们觊觎的总是湖心三岛,便也不会主动提供资讯。

四季酒店这一趟入住体验,倒是真正要把这一片隐秘之地展露给人看,时间尚早,两岸人不多,一侧聚了些老人在喝茶,原来是曾经的西湖会,如今已在杭州市一声令下之下转成一家茶馆,对这样的政策总觉得矫枉过正,但这时候能看到些老人总好过冷冷清清。再前头传来些歌声,乍听起来铿锵有力,老歌的样子,一些看来五六十岁的人正霸着个檐角翘得好像要飞起的亭子练习合唱,入夜之后在涌金广场那侧也会有些,白天却自来这个安静的地方了。再往下行就到了杨公堤一带,野花野草散落两侧,略少些人工的痕迹,野鸭和鸳鸯巡游在一旁,然后湖面稍宽阔了些,就到了四季的码头了。

早有个很纤细笑得眼睛都睁不开的女孩子站着,背后衬着黄花柳枝正当时,酒店大堂的屋顶隐隐可见,就好像苏堤白堤上那些标志性的亭台楼阁,这里就是办理入住的地方,我不觉叹了口气,这不正是我一直记忆着的真正的杭州了么?

净土与文士

这两年杭州的游客总觉得太多了些,清明五一那些日子正好的假期,这地方上头版头条的照片永远是一张被人头压得几乎发黑的断桥。虽然“钱塘自古繁华”,但这年头繁华早不稀罕,城市正在疯狂生长,哪里都上演着“参差十万人家”的好戏。基本上,我们需要一块净土,不管是事实上的还是在内心深处的。

于是许多精品酒店开出来,或者我们所有人都需要一家属于自己的酒店,这是一个比普通的家更恢宏更理想主义的家,端着这样的想法在杭州的角角落落里开出酒店的人便有不少。比如近来热门的白乐桥一带,便有许多民宿开出,这地方原本交通不便,躲在灵隐一侧的山间,边上新建的灵溪隧道带来许多新的可能,倒也可以取个闹中取静的用意。只是那地方略显得太农家了点,还乏些精致,更恐怕人人都习惯拿粗鄙做情趣,便永远没有提升的一天。

名气一度十分响亮的隐居西湖便在这里有家分店,只是这酒店事实上并没有它的名气那么迷人。甚至我的一位老友,也在这里开出一家叫做拈花精舍的小酒店,名字取得颇有禅意,应和附近的灵隐寺,只是酒店本身多是个人主义的产物,有些令人眼前一亮的小细节,但依然展现出经验不足,或者也是这类小酒店不可避免的通病了。这附近山清水秀,都是农家院落的模样,还有一家蜜桃小院,与之前那家咖啡馆同名,主人也是同样几个,有些小清新的调调。总有几个人坐在院中的椅子上聊天喝茶,多半便是主人,也不管这适合生长龙井茶的地方湿气是否太重了点,阳光是否略少了点,这些“悠然见南山”的调调颇符合自古以来杭州文士们的心理,连我那位IT公司出身的老朋友,找他也必然是在他那个院落中的,在杭州长久了,会沾染些仪式主义泛滥的文艺气质。

灵隐一带作为杭州寺院聚集处,其实一直是儒释汇流之地(从苏东坡开始便如此),是高大上的雅居,或许这是许多本地人对安缦法云这样纯正“民居”之风颇有微词的原因。安缦法云就在灵隐寺一侧,往永福寺那方向一直往里走便到,原本是个本地村庄,虽然如今依然因袭村落的结构与外貌,但里面早已面目一新,整体上依然是简洁古朴的风格,但利落的现代感浓郁,一样的农家院落,一样的渔网围墙,由错综复杂的村间小道彼此相连,杂生的树木与野花野草,也似好像从来不经人手一般,绽放着各种天然格调。中央那条主路是从灵隐寺通往佛学院的必经之途,因此路上总能不小心就碰上几个僧人,开始还会大惊小怪地追着拍照,后来也便见怪不怪,好像那些出世的师傅们,原本就是要与我们这样的俗人撞在一起似的。

来自日本的Yuko最喜欢的寺庙是后门口那个永福寺,或许其中的禅意和清净更类似日本的寺庙一点,灵隐则香火太旺,宫殿式的建筑太雄伟,那种佛法无边的压迫感对早已皮厚的现代人无效。我也是经Yuko介绍才知道永福寺的,虽然来过灵隐寺不知多少次,但走进永福寺时,竟多少揣着些游客的心理,这寺院自然是极美的,只是不存心来烧香拜佛,少了虔诚,便也多许多的自由闲适。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林元沁]

标签:旅游 境内 周末游 杭州 西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