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红利、大订单红利渐消 药明康德营收增速降至5.77%
江苏
江苏 > 要闻 > 正文

成本红利、大订单红利渐消 药明康德营收增速降至5.77%

成本红利、大订单红利渐消 药明康德营收增速降至5.77%

与癌症抗争20年后,千亿医药巨头联合创始人赵宁遗憾逝世。一同落幕的,或许也有CXO的黄金时代。

5月17日,药明康德(603259)(603259.SH、02359.HK)发布讣告,公司联合创始人、实控人之一赵宁在与癌症勇敢抗争20年后,于2023年5月16日与世长辞,享年仅57岁。

药明康德由赵宁与李革夫妻一手创立,二人是业内公认的“学霸夫妻”,秉持“让天下没有难做的药,难治的病”的愿景,2004年夫妻二人联合创办药明康德。

23年过去,药明康德已成长为全球CRO龙头,“药明系”的医药资本版图也已形成,赵宁夫妻手握药明康德、药明生物(02269.HK)、药明巨诺(02126.HK)三家上市公司,三家公司的巅峰市值曾接近万亿,如今回落至3790亿元。

不过,当成本红利、大订单红利渐消,“药明系”三家公司的市值均有大幅缩水。作为“药明系”老大哥的药明康德业绩已现隐忧,其罕见的调低了2023年的业绩预期,预计2023年营收同比增长率区间仅为5%至7%。

在CXO(医药外包)走出黄金时代后,药明康德如何开拓新的订单,找到新的驱动力,这些难题将留给李革解答。

学霸夫妻携手创业缔造全球CRO龙头

“杰出的科学家、管理者和慈善家”这是药明康德在讣告中对赵宁的称谓。

赵宁与丈夫李革是北京大学化学系同学,毕业后二人决定一起出国深造,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了博士学位。毕业后,李革的导师带领他们这些化学系的研究人员创建制药公司Pharmacopeia Inc.,李革任创始科学家、科研总监。而赵宁曾在惠氏、Pharmacopeia Inc.以及百时美施贵宝进行科研和管理工作。

一次回国考察中,李革发现国内的制药企业和制药技术之间脱节很大,回国创办药企想法开始萌生。2000年,李革、赵宁夫妻与刘晓钟、张朝晖一起创办药明康德,截至目前,四人为药明康德实控人,共同拥有药明康德合计23.58%的表决权。

创办药明康德四年后,赵宁回国,一手创建了药明康德的一体化分析平台,可以为药物研发的每个阶段都提供分析服务,奠定了药明康德CRDMO和CTDMO赋能模式的测试能力基石。

赵宁的这一业务模式也成为药明康德快速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同时也弥合了当初李革看到的国内制药企业和制药技术之间的鸿沟。2007年,药明康德登陆纽交所;2008年,在赵宁和李革的主导下,药明康德完成了对美国生物制药和医疗器械服务供应商AppTec实验室服务公司的收购。

但由于发展模式不适应美国资本市场等因素,2015年,药明康德私有化后从美股退市。退市之后的药明康德拆分出了新的药明康德、药明生物等多家“药明系”公司,并再次受到资本的追逐。其中,药明生物在2017年6月登陆港交所,药明康德于2018年5月、12月实现A股及港股上市,药明巨诺于2020年11月在港股上市。

2021年6月中旬,药明康德、药明生物的市值达到上市巅峰,药明康德市值最高曾超过5000亿元,药明生物总市值也曾超4500亿元,加上药明巨诺,三家上市公司巅峰市值曾接近1万亿元,如今回落至3790亿元。

李革、赵宁夫妇的身家水涨船高,2023年,他们以525亿元财富位列《2023胡润全球富豪榜》第314位,赵宁在福布斯中国杰出商界女性100排名中位列第3位。

除了事业外,赵宁还关注全球公益事业,仅在北京大学就设立了化学学科的“药明康德生命化学研究奖”并给学院予以捐赠,2018年6月,李革、赵宁夫妇还以个人身份捐资1亿元设立北京大学李革赵宁教育基金,支持化学学院教育及科研事业发展。

狂飙突进后业绩回落

公开资料显示,药明康德已成长为中国CXO行业头部公司,主营业务共有五大板块包括化学业务、测试业务、生物学业务、细胞及基因疗法CTDMO业务和国内新药研发服务部。

上市以来,药明康德业绩整体呈现高速增长态势。2022年,药明康德实现营业收入393.55亿元,同比增长71.84%;归母净利润88.14亿元,同比增长72.91%;扣非净利润82.60亿元,同比增长103.27%。

其中,承接辉瑞新冠药物相关订单,在2022年为药明康德带来可观收入,赵宁和李革为药明康德设计的“长尾客户”战略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但随着全球防疫形势改变,新冠药物全球需求下滑、大订单或不可持续,市场已经开始对这种高增长的持续性表示担忧。更为重要的是,随着创新药行业周期转换,过去令CXO受到青睐的“卖铲人”属性,也在医药投融资遇冷的大环境中,被解读为业绩将承压的因素。

药明康德的一季报数据似乎已经印证了上述担忧。今年一季度,药明康德实现营业收入89.64亿元,同比增长5.77%;归母净利润21.68亿元,同比增长31.97%。营收增速大幅放缓。

其中,化学业务部门工艺研发和生产服务(D&M)收入45.4亿元,同比增长3.8%。但若剔除新冠商业化项目,D&M则实现收入同比增长30%。也就是说,新冠口服药订单的下降拖累了公司D&M的营收增速。新冠商业化项目主要指辉瑞公司的新冠口服药Paxlovid相关CDMO订单。

除了新冠药物订单的下滑,更为致命的或许是创新药投融资热度的骤冷。CRO行业规模受益于医药研发投入增长与研发外包率的提升。但是,由于近年投资回报率明显下降,创新药融资热度有所下降。

据医药魔方数据库,2022年全球创新药一级市场投融资总金额290亿美元,同比下降43%,投融资事件928起,同比下降30%;国内创新药一级市场融资总金额67亿美元,同比下降55%,投融资事件435起,同比下降32%。

由于上述因素的影响,今年3月初,药明康德罕见的调低了2023年的业绩预期,预计2023年营收同比增长率区间在5%至7%,与一季度的增速持平。

二级市场更是降幅明显。药明康德的股价自2021年7月中旬创出171.97元/股的高点之后,就开启了漫长的下滑。截至今年5月19日,药明康德股价已经跌至62.7元/股,较高点下跌63.54%。在一季度财务数据发布后,药明康德曾出现放量跌停。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新冠药项目遇上国内创新药投融资热潮,带来创新药下游CXO企业订单的大幅增加,CXO企业的业绩均出现飙涨,成就了药明康德、凯莱英(002821)以及博腾股份(300363)等公司的黄金时代。

但如今,CXO企业需要面对的是订单减少的事实,药明康德业绩下滑不可避免,如何让上游创新药订单减少得缓慢一些,是李革当下需要面对的难题。

原标题:

赵宁夫妇创业23年缔造3790亿医药帝国 药明康德红利渐消营收增速降至5.77%